有人知道亨丁頓舞蹈症嗎?/我的媽媽是舞蹈症病患,她有兩個妹妹一個弟弟,一個精神分裂,兩個舞蹈症發病,一個已經離世,說是二分之一的機率在我媽家裡是百分之百的發病率,最近我的姐姐開始出現發病的跡象了,總覺的我好像也是一輩子脫離不了這個炸彈,從我媽發病到我姐中間不過十年,而我卻得背負她們一輩子,我不敢談戀愛,不敢跟朋友深入交談,不敢提及我的家庭,不敢在我可能很短暫的生命留下太多痕跡,好像這樣就不會有人記得我為我傷心,可是為什麼我這麼傷心?/北冕戴兒

蒂絲的金絲雀:真的很無助就請社工幫忙,一個人的力量有限 短暫的生命,你仍該努力畫下自己的色彩 基因不是你能選擇,沒有人有資格去笑諷 逝去的令人傷心,但遺留的空白令自己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