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個標題。 爸爸本身又有身障,耳朵聽不見 一大早六点半起床,就在那邊嘮叨和媽媽吵架 整個好煩。 自從爸爸車禍後他脾氣越來越暴躁 然後我有個錯覺。 爸爸一直都是耳朵半聾(性格又很幼稚和暴躁),然後媽媽無法跟爸爸溝通,想找人講話聊天一直找我和弟弟,我個人的感受是一直要代替爸爸照顾媽媽的感受一樣,我一直覺得好累。/露莎納坦

薰衣草紫紅羊羔:作者窮盡十年時間,針對三百個擁有異常孩子的家庭進行深入且多次的拜訪:聽力正常的父母生出聾人後代、芭蕾舞者生出侏儒女兒、華爾街精英生出唐氏症寶寶、異性戀父母生出同性戀、平庸的父母生出神童、慈愛的父母生出殺人犯,以及自閉症、殘障、跨性別、思覺失調(舊譯:精神分製),甚至遭姦成孕生下的孩子……這本書就是探討這些掉到另一個世界的果實,他們作為與家庭成員及社會大眾都格格不入的差異分子,如何尋找自我的身分認同,同時也探討了為人父母的重大意義。 我們也不習慣面對差異;我們容忍,但不擁抱。 「尊重多元」底下的意思往往是:你不一樣,你在那兒沒關係,只要我們不要有交集就好。別人可以跟大家不一樣,但若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或是自己家,仍然困難重重。 「展開這項研究時,我滿腹委曲;結束時,我學會寬容。一開始我想了解的是自己,到最後我了解的是父母。不幸福就是時時怨尤,而在這一頁頁的書寫中,幸福激發了寬恕。父母總是以愛來原諒我,而我最後也以愛原諒了父母。」(上冊第一章) 「想達到這個境界,並不能刻意追尋悲劇,你能做的,是以更包容的心,接納悲傷的豐富內涵,而不是一味深陷絕望。」(下冊第六章) ![](//i.imgur.com/TJ2YA7n.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