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我知道我應該要早一點睡,但某蓄鬍男子的日記真的太吸引人了(應該說那些故事我有很強烈的共鳴(?) 所以就熬夜吧前面的故事讀完了…… 自從藤井樹之後我已經沒那麼認真看故事了 ##所以我說你要不要出個書啊##/海燕瑪娃

葛雷格的鷹:###是金絲雀嗎?

海燕瑪娃:###Bingo###

蒂絲的金絲雀:最近我開始猶豫...是否該把鬍子剃掉...XDD

海燕瑪娃:一定有一堆人在心裡很想看你剃掉鬍子的樣子XD (所以為什麼開始考慮剃鬍子了XD

蒂絲的金絲雀:...我想想...我覺得你想太多了,連有鬍子的臉都沒看過,何況不是啥好看的臉。 不過在台灣或許...很好認......除了印度人...我好像還沒看過台灣人留這樣過。 剛留的時候,我在櫃檯領假卡,辦公室小姐走下來,只對我說...「天阿!你看起來像50歲...」、櫃檯小姐[我就說,你看起來就像小孩已經大學了...],那年...我2X歲。 記得還有在開遊戲實況時...沒幾個觀眾,巔峰台灣區也才個位數,去醫院檢查後,在全家買個咖啡,就被櫃檯玩同類遊戲的女大生認出來,然後再過幾天...在中部市區吃早餐又被玩同類遊戲的人認出,頓時我感覺台灣真的很壅擠...。 或許...跟女孩子一樣,想換個心情?但其實我還在猶豫...畢竟習慣了整理的模式。

海燕瑪娃:這樣說起來你也算半個名人了(? 好奇你跟張菲誰的鬍子比較多XD

蒂絲的金絲雀:你想像力太豐富,名不經傳的路人罷了,不過就剛好同類族群在汪洋中偶遇。 至於鬍鬚比賽,我肯定是輸的...我怕熱...不能忍受留成那樣子 XD

海燕瑪娃:那一定是你有一種磁力……可以吸引到被你吸引的人出現(?

蒂絲的金絲雀:我覺得人都有各自的磁場, 有些夠強且相吸自然而然走近, 有些強弱不一若即若離需要點助力, 有些完全相斥如何都不對盤, 緣份是必須,而助力取決於自己。 如同妳對日記的共鳴, 或許妳遇過或看過, 又或者將內心感染了同樣的頻率, 才會產生共鳴。

伊凡德琴恩:[你看起來就像小孩已經大學了...] 擊中我的笑點,打算學起來用

蒂絲的金絲雀:喂...傷口才剛上鹽巴...不用補辣椒水吧⋯⋯😭

葛雷格的鷹:###他的文筆真好

蒂絲的金絲雀:首先,抱歉,讓你感觸這麼深,還浪費了你珍貴的眼淚,剝奪你的睡眠時間。 其二,睡眠真的很重要,所以強調一下,不然黑眼圈會爬上你的眼睛。 藤井樹,我非常有印象,在我升上十年級的暑假聖誕前夕,華人圈有個女孩把那本書丟給我看,那是我到目前看過的唯一一本愛情小說(如果神雕俠侶那些不算),記得是「有個女孩叫feeling],裡面還有張Flash CD和音樂,她告訴我這就是浪漫。  看完的感想只有簡單的「確實不錯看」沒有其它。   可惜,在當時,普遍男孩們的心思只有 運動、電腦、烤肉、啤酒、 Lan Party。   最後,謝謝你的鼓勵,但絕對不可能......能寫出來是因為我經歷著過去;我不會虛擬愛情,更沒有豐富的想像力,我能架構廠區、系統... etc,但我架構不出一座沒走過的愛情。   何況我的中文程度,只學過注音符號和兩本國小課本,雖然考試我拿了「A+」,第一次寫書法是為了學「仙劍奇俠傳」遊戲中的道士畫符。   在台灣十幾年,我斷斷續續有過幾段感情,但都是被分手...,其中兩次是被上天甩臉(寫下的日記是其中一次)   但...如果每個篇章,都要用真實的人生下去構築,那我可能會餓死......你會忍心?而且...每次結尾都不是「在一起」,你忍心?   如果你忍心......那我會很傷心...。XDD

海燕瑪娃:好嘛好嘛我不忍心XD 被「作者」回了好開心哦♥ (看看你的文筆再看看你的中文學習歷程一堆人要哭了(? 是的以後早點睡(敬禮

伊凡德琴恩:上天甩臉還有另一次?!抱歉,這樣可能不禮貌 但因為很想看你寫的日記 不知道你還繼續寫嗎,默默關注著

蒂絲的金絲雀:認真說,並不是沒有想過。  但,自己的個性太過分明,也太念舊情,回憶沒有善果的過去,就像自己在沒打麻醉的狀態下,對自己進行一場殘酷的手術,用著最粗糙的刀鉗、最殘忍的手法。  那一層層剝離的結痂,除了怵目驚心的傷痕,更有著令自己耗盡心神的難過和傷痛,還很有可能因為太過疼痛,而昏厥在回憶中不醒。 或許,等生活的軌道趨於滿意,等自己更有勇氣,才會再考慮從旁觀看自己過去的痕跡,因為這篇日記之前,我沈浸了一年。 而且,這畢竟是日記,要看故事的話,我總覺得看看市售美好結局的小說,總比都是悲劇的好,不是嗎? :)

葛雷格的鷹:###有故事的人,寫下來的就是不一樣歐,歡迎多寫,鷹現在跑去當臉書社團管理員歐,那的人也都很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