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在十八歲這一年,我成為清大物理系的一份子,但這其實是我在過去的十幾年當中完全沒想過的路。  大家在小時候應該都常寫到「我的志願」這個題目。我並不知道其他人都寫了什麼(也或許只是我忘記了),我只知道我最常寫的是當醫生。我其實也不曉得我是不是真的那麼想當醫生,小時候也沒真正認真思考過自己的未來人生,也許醫生這個答案是我那個時期最容易想的到的一個答案。也因為我的資質還算不錯,在學業成績上也常常是名列前茅,因此我的這個答案當時應該還不算太浮誇。  在我小時候,我常會看一些關於人體知識的一些書籍,因此可能比其他同學在人體相關的生物學更早涉獵,但其實這並不是我唯一的特點。我小時候還特別喜歡看氣象預報,也從中比其他同學更早接觸到氣象學方面的知識。但在其他親戚鄰舍的鼓勵下,我對於醫學的志向在我國小國中階段還是相當濃烈的,而相對大氣這方面的想法就暫時沒有繼續下去。到了高中生的時期,開始意識到考上醫學系不是一件輕易到手的目標,存在一定的難度。為了實踐這個我從小的志向,我將醫學系的一切都盡可能摸得一清二楚,醫學系的課程內容、國考、共筆、制度、公費規定……。在此同時,也因為我在地球科學科目優秀的成績表現,讓那顆原本就埋藏在我心深處的那個屬於大氣科學的種子逐漸萌芽生長。  有些人在高三選擇自己未來的科系的時候,會陷入迷惘、矛盾、複雜的心境當中,我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我的成績非常頂尖,我想我就會心無雜念的考進醫學系,完成我從小到大的志願,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因為當時我的成績無法給我篤定考上醫學系的信心,所以就會自然而然就會開始打算自己的退路。一方面從醫學出發,開始思考醫學相關的科系,例如:藥師、醫檢、醫工、獸醫、……。此時另一方面大氣和地質的想法開始盤旋在我的心裡,剛好對我來說也是個比較容易達到的目標。但選科系免不了要看看這個科系在未來畢業之後的出路如何。醫學的進入門檻太高,當時存在不確定性;地球科學相關的科系在台灣不太受重視,因此成為人們口中說的冷門科系,出路遠少於電資等那些熱門科系。此外也有接收到一些訊息鼓勵學生「選擇自己的興趣」,我相信只要對那方面有熱情,能成為那個領域的佼佼者的話,其實就根本不需要擔心出路的問題。但其實我會害怕,害怕自己對大氣地質的興趣是虛的,不足以支撐我到那個領域的頂尖。  因為從小對醫學的志向太明確,以至於並沒有對其他領域有進一步的思考,在學測個人申請的時候還能大膽的賭一把醫學、藥學,因為還有指考的機會,但這問題最終到了指考還是要面對。在選填志願的時候,我不免俗的還是填了電機、資工,因為電資是當前的熱門科系。但大家都說要按照自身的興趣填志願,所以必然要面對一個問題:我對電機、資工真的有興趣嗎?我真的適合讀電機、資工嗎?我想說我就是不知道除了醫學和大氣地質之外我對甚麼真正有興趣,所以我才會電機、資工、材料、光電、物理、化學都填進去。其實我身為第三類組,對生物也算是有點興趣,但是又面臨和大氣地質相同的問題。所以如果完全按照我的興趣來填的話,順序其實是「國立醫學、國立牙醫、私立醫學、私立牙醫、國立藥學、私立藥學、台大大氣、台大地質、台清交成生命科學生物科技、中央大氣系大氣組、中央地科、中字輩生命科學生物科技、中正地環」。  其實即使我查再多資料,也比不上真正去實際讀過接觸過。所以我在因緣際會之下踏上物理系這條路,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能順利的在物理的基礎之上繼續探索我未來人生道路的可能性,能順利的找到我感興趣抱有熱忱的專精方向,持續向下鑽研,奮鬥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錦葵紫羊羔

葛雷格的鷹:###願如你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