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讀不回見面卻找話題/曾經試著設想過再次見面時自己的窘境。 卻沒有意料到在被不讀不回半年之後偶然遇見,你如此困窘、膽怯、小心翼翼,而自己卻波瀾不驚。 突然間,你試圖針對細節給予讚美了;突然間,你主動拉近肢體距離了;突然間,你開始詢問我是不是要離開了;忽然間,你開始換著花樣丟出問句像是希望延長相處的時光了。 我試著不要去介意訊息是否讀或回覆這件事。 你應該也明白,就算當下你選擇走開換成任何一位同事接待,我仍可以順利安心的完事離開。 漸漸地不再用情緒琢磨你這些似是而非的行徑,自己用簡答或略過結束每個模棱兩可的介意。 我不能理解在生活圈不同、談話無交集、你單方面杳無音訊的背後,還有什麼必要打探我的行蹤和繼續活絡的交際。 想去體諒、判斷到底是過去有什麼誤解或是現在是在維持場面的客套交情,卻無法確定是我們從來沒熟過,還是我們早就「太熟」? 心底深處有個細小的聲音,熔漿咕嚕咕嚕冒泡一般反覆說著這是人與人之間相互尊重和相處的原則問題。 你不解釋,我也不驚擾。 不再守著這片有了裂痕的信任。 橫豎那則不讀不回就要迎來一週年了,嘀嗒嘀嗒。/錦葵紫梅姬

亮珊瑚色變色龍:帶著「遺憾」的心情放棄,版主辛苦了。

錦葵紫梅姬:謝謝你。 我其實不太確定是否是遺憾了 不論是 相互鼓勵扶持的閨蜜10多年 天天不間斷交換心事的舊識7年 或者是這種時時彼此分享趣事、不時在現實生活中相約見面的對象2年 不讀不回變成公眾默認的應對模式? 直白的說無法繼續、客套的委婉結束其實都比不讀不回更能令我接受。 儘管避免用負面的心態去看待這些,卻無法避免基本的防衛心理出現....或許是失望了,排斥是在他們身上窺見人性的裂縫。

葛雷格的鷹:###看淡朋友這件事情,多充實自己吧!

錦葵紫梅姬:充實自己跟看淡朋友是兩回事吧 只是感觸,也不是無時無刻都在思考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