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面/自己總會鑽牛角尖,尤其是在發病時。 困在重複、封閉、缺乏邏輯的思考中,已是家常便飯。 當我在苦惱糾結,我便會很想找人說點話,試著轉移注意力,又或者是希望對方能給我答案。 當我糾結到了最高點,和你埋天怨地,覺得這世界讓我失望時,你和我說:「來通電話吧,感覺與你需要說說話。」就是這句話,讓快要溺斃在思考中的我,被拉了一把。 我們都是懂得聊天的人,聊天其實是種天賦,友善的態度、延續話題的能力、自然開朗的語氣,讓我們不會給人壓迫感,總能輕鬆歡快的讓對話持續下去。所以當我們兩個碰在一起時,是不間斷的兩個小時,我想,這可以說是「一聊如故」吧。 兩個小時的認識彼此,我們交換了很多往事,熱絡的聊天也讓我錯過吃藥的時間,或者該說,我沉浸在與你聊天的喜悅中。 在電話裡,我處於沒吃藥而無法抑制的飄飄然輕躁,你重複的說「你真的很可愛耶,好想找個人來疼愛你,想跟你當好朋友。」 我只能鬧著彆扭的說「不許!不准你說想當好朋友,我的好朋友很多了!」 你笑著說「你很三八欸」,這是輕躁時的自我膨脹感在作祟,我說「不然我現在去找你啊」這也是輕躁時的衝動特質在搞鬼。 我站在家樓下的路口,濕潤的空氣使得呼吸有些沉重,真正搭上計程車,往電話裡歡笑著的另一端前進。 在計程車上繼續和你說著笑著,但忐忑不安和即將第一次和人見面的期待讓我說話都有些發抖。我緊張到還先在家換了衣服,擔心穿著一身是汗的衣服的我看上去太過狼狽。 你就和我想的一模一樣,甚至比我想的更討人喜歡一些,愛笑開朗、可愛清秀,嘴上說著「你也太容易滿足了吧」也不吝於說出讓我開心的話。 我喜歡面對面看著你的眼睛說話,喜歡你被我逗開的甜笑,喜歡你誇獎我,喜歡你讓我裝可愛靠著撒嬌,喜歡你在我鬧彆扭的時候安撫我的樣子,喜歡你抱我一下的溫暖。 在便利商店,我們配著彼此的喜悅悲傷下酒,你說自己已經待在高雄七年,半年才會回來台北一次,而且半年後想出國,我嘴上羨慕你的夢想,但心裡只有酸楚,我已經覺得自己會非常非常想念你了。 我們聊到了彼此曾受過的傷,原來我們都是被失去撕裂的人,這讓我們感應到我們驚人的相似之處,你擔心的說「兩個太像的人不知道能不能互相支撐呢?」但我說,我們會花更多時間找到彼此之間不同的。 天微微亮,你說想吃麥當勞早餐,一起離開了便利商店,你勾起我的手,我被你散發出的溫暖所吸引牽上了你的手,靠近你就像煦煦冬陽照在身上,令人眷戀。 我們在麥當勞外的長椅上互相倚靠著對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大概是聊到天亮都有些累了,你的側臉距離我只有毫釐,看著你那被貓咪欺負、和我一樣有著一點雀斑的側臉,衝動讓我親了你的臉頰一下,再一下,希望這是讓你覺得柔軟溫暖,而不是突兀驚嚇。 吃完早餐陪你牽著手走回家,我想將你留下,不是留在一時的當下而是貪婪的永遠,但理智告訴我這只會惹人厭煩和添亂,所以和你討了最後一個擁抱,一如前面幾個擁抱的溫暖心靈,說了再見。 一切都要感謝自己的躁症吧,讓我有了凌晨兩點去見你的衝動,牽手的勇氣和親吻的實踐,你還說「我覺得你沒吃藥的樣子很可愛呀,不然你下次來找我的時候都不要吃藥好了。」我知道只是玩笑,但這對我的人格是很大的肯定。 謝謝世界的緣分讓我認識你,謝謝你主動伸出手拉住了陷入悲觀沼澤的我,謝謝你陪我一夜不眠,謝謝你在這灰暗冷酷的世界保持著溫暖。 我一定會去找你的,不論你在哪。/極濃海藍頑皮雷彈

中岩藍燕子:恭喜樓主找到能平復內心的人。

灰金菊色皮可西:我一定會去找你 而且一定要找到你 (這感覺很驚悚,母湯)

中藍桃芝:哈哈哈…明明是一種被救贖的感覺,被你講的好像恐怖片,害我想看在黑暗中說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