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不疼妳,只疼妳旁邊的手足,長期以來爸媽看不到妳的需求。 小時候,妳成績不好,想努力讀書,或許媽媽會稱讚妳。一向成績不好的妳,好不容易拿到進步獎,雖然不在班上前十名內,可是當妳興高採列的拿着進步獎跟媽媽說的時候,媽媽的反應却非常的冷淡,說了一句,妳還可以更進步。 相反的,妳的手足頭腦非常的聰明,妳也記得,弟弟成績優異拿到市長獎的時候,媽媽的表情有多開心,而自己拼命的念書,小學六年來得到的進步獎,比起弟弟的市長獎根本不值一提。 妳自認非常非常的貼心,溫柔,媽媽哭泣的時候妳不是沒看到過,在家,妳也知道身為長女的妳,從出生之后有記憶以來就知道自己並不受奶奶待見,奶奶重男輕女,又疼愛半邊耳聾的爸爸,因此總是為難做媳婦的媽媽。 媽媽常常哭泣,小時候的妳做了個溫暖的小棉襖,溫柔的抱着媽媽,跟媽媽說別哭,妳會當個好孩子,不讓母親担心。 而妳,在幼兒園被別的同學欺負時,還是在小學的時候被霸凌,被同學欺負,也不太敢和媽媽說。 溫柔的妳,總是說,媽媽太忙媽媽太累了,妳不想讓媽媽增加很多煩惱,所以就算被欺負了,妳也學着忍耐。 妳也總是記得,媽媽跟妳說,遇到別人欺負妳,笑笑不要管別人怎麼說就好,却從來沒人告訴過妳,被欺負可以反擊回去,妳却總是隱忍。 值到步入青春期後的妳,遭遇到更大的言語霸凌,才想要求救,同學們排擠霸凌妳,只因為妳身材胖。 當妳嘗試着求救,母親仍然那一句,拿聖經冠冕堂皇的話說要原諒惡者,原諒那些欺負妳的惡者,忍忍就好不要理他們。 妳的難過和悲傷,從來就沒被看見過。 於是,在小學五六年級那年,老師在聯絡簿上說妳行為偏差情緒控管不佳等等,妳怕父母罵妳,於是塗改聯絡簿,偽造父母簽名。聯絡簿上繳,被老師拆穿,老師罵的很凶。 回到家妳只是哭泣,慣性隱忍。 好幾次,妳好想好想拿着美工刀刺向自己的手,結束自己的生命。 可是,一想到母親隱忍着痛,父親也不在身邊,也要把妳生下來的痛苦,母親跟妳說過這些,妳也覺得不要糟蹋自己的生命,於是妳開始用其他方式傷害自己,拔頭髮,拔到整片禿了,妳才覺得自己終於是活著的了。 後來的妳長大了,人生的過程裡經歷過失戀。 一個跟妳視訊後網路交友,也不顧妳意愿和想法的男人在妳面前脫了褲子曝露他自卑的巨大,妳覺得那個男人對妳來說是真愛,妳也不會想,就傻傻的一頭哉進,和男人調笑說着兩性的黃色話題,只是那個男人最後還是拋下了妳。 在這之后妳也經歷過最好的閨蜜丟下妳離妳而去的痛。 職場上又再次被霸凌。 哭泣的時候妳覺得沒有人懂妳,最深的痛,是成人後的妳漸漸的,不開心了覺得講了也沒有用,乾脆就隱忍。 只是現在的妳,仍然想用其他方式認為自己還活著,就用手一遍又一遍撕着嘴唇上的死皮,痛了也不知道停下,只記得自己的手上都是血,嘴唇的痛覺,還讓妳覺得,自己是活著的。 妳已經忘記疼愛自己是什麼感受了,甚至是擁抱自己與自己和解是什麼感受,妳也不知道怎麼做,只知道向外依賴,值到……有些人厭倦了和妳的關係,說妳生病了。 ———— 這是我的故事,大家看看就好。 沒有要討拍。/露莎納坦

灰金菊色皮可西:妳這樣一路走來 真的非常辛苦妳了 😭😭😭😭

露莎納坦:我真的好累 爸爸耳朵聽不到,媽媽和爸爸溝通不順利就往我身上弄她的情緒,我還得當他們的橋樑,我真的好累好累QQ

葛雷格的鷹:###爸爸媽喔通常偏心愛男生,你就不要理她,以後嫁人或搬出去住,活出自我

露莎納坦:好,謝謝妳的安慰。

保羅的河馬:###妳辛苦了

露莎納坦:所以才累啊 我是真的真的很不開心

凱爾金剛鸚鵡:一直以來最棒的妳,辛苦了

露莎納坦:我真的很棒嗎?我沒什麼自信 但是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