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放榜只差三天,確切而言是不到三天 看以前的文章總覺得那時拚搏的自己好像很努力,但實際上並不是的,我依舊軟爛廢物,依舊朝著非理想的道路埋頭狂奔 我活在舒適圈,像被重金屬音樂一樣貫穿耳膜,聽不到外界的壓力,但心跳跟著音樂的節拍撲通跳著,一聲比一聲沉悶 我改變不了什麼,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完全是我的寫照,那些軟爛的棉絮草堆填充我的內在,我的價值變成一團草包 但我還是活的自我,或許我不該活/勞娜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