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 還記得嗎 才不久前而已啊 我們不是一起走在大阪的街上? 還在飯店附近小酌 只因為店員長得可愛 大家胡亂點了杯酒 就在到數第二天的夜裡 誠如酒名 雨後的夜/銅色琴恩

葛雷格的鷹:###不醉不歸

灰金菊色皮可西:###乾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