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界限,需要割捨多少?/實習的日子裡,處理人事問題越多 越發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差異 例如 : 不同的養成環境、成長軌跡、行為模式 越深刻體會,越感覺難以撼動 越投入工作,越沒有心思處理人際亂流 漸漸也習慣了,這種充滿禮貌的疏離生活 ---------------------分隔線--------------------- 漸漸脫離學生時代 那樣心思單純,容易心心相印的日子 也漸漸感覺家庭生活中 一味替對方著想,比不上放手尊重 ---------------------分隔線--------------------- 多年來,生活在"沒有界限"的家庭中 就像許多台灣家庭一樣 互相干涉指點追問隱私,是家常便飯 親密的同時,常常沒什麼尊重 拒絕對方吃豆腐,被酸被笑是常態 和平時倒也還好,起爭議時就充滿情緒,各種爆炸 最心累的點是,起爭議後無法溝通,再犯率相當的高 ---------------------分隔線--------------------- 最近發生一些事,因此起了不少爭執 就分享一個印象最深刻的 我忘不了啊! 那天長輩在我眼前的死去的時候 我那樣的努力搶救,震驚,悲痛,難過 而後來的幾個月裡 我直接開口說我需要關心的時候 他們如何不聞不問 淨是談著自己多悲痛 淨是要我重建死亡現場,供家族在飯局討論 直接開口詢問過 他們說,我們從小就不懂得關心別人嘛,你是要問幾遍! 話題又繞回,當晚他們如何震驚,事後他們如何難過 ---------------------分隔線--------------------- 對家人脆弱的信任,在此刻覆上最後一根稻草 綜合過去,各種懸而未解的相處問題 這次我鐵了心,要設下心理界限 不想再替,習慣無視我真實感受的家 付出太多心神 ---------------------分隔線--------------------- 人與人之間應該要有界線的 是出於對個人主見、感受的尊重 然而,並不是每給人都能明白 "自己與他人"是不同的個體 我想,這樣總是"自我關注"的人 習慣性強加自己的價值觀與感受,在他人身上 充滿雙重標準的律己以寬,卻總要別人體諒自己 相處起來,常常要氣到彈出來,根本正能量黑洞 ---------------------分隔線--------------------- 我告訴他們 我不喜歡,你們擅自委屈自己,再擅自索取感謝 我不喜歡,不請自來的追問隱私、論斷人、給建議 我不喜歡,你們總是插嘴,無時無刻想把話題繞回自己身上 ---------------------分隔線--------------------- 他們依舊堅持 我知道怎樣對你最好,而你不知道 我覺得重要的事,我不用解釋,對你就是重要 我高興的時候,你就應該感到高興 我生氣的時候,你就應該知道地雷 我付出的時候,我不用問,你就應該感謝 我需要的時候,我不用問,你就應該幫忙 ---------------------分隔線--------------------- 冷戰中,目前好轉跡象有限 上來發篇文,就當作排解兼討拍吧!/紅霞的鬣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