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了,嗎?/終於吐出口了 "當年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儘管沒有得到諒解,心裡還是舒服多了 從一段不愉快的惡夢中畢業了 一轉眼就是十年 ------------------------------------------------------------------ 能平靜談起這些事 不再全身發抖,恐懼失眠 謝謝網路上的心理學影片,以及學校的諮商師們 ------------------------------------------------------------------ 經歷了這些創傷記憶後 為了活下去,我拼命努力 我的人格也解離了,活得像是雙重人格 當年在深夜裡的我想著 要自我了斷,還是陪笑臉蹭飯吃? 我永遠不會忘記,自己選擇了後者 ------------------------------------------------------------------ 那一個有真實情感,充滿能量的我 在重傷後,充滿恨,充滿破壞性的念頭,對自己與他人都是 我不得不將這個我封印,自己想到都會怕 然而,否定真實情感後的自己 為了感覺自己還活著,會做一些傷害自己的小動作 ------------------------------------------------------------------ 另一個理性冷靜,隨和無意見的我 坐在電腦前發文的我,在外被人喜愛 其實心裡也明白,就是用麻木的陪著笑臉過日子 隨和,很大部分是因為生無可戀 我永遠記得自己這麼做,就是為了繼續蹭飯吃 ------------------------------------------------------------------ 這些年來 失去自我認同的我 從外人的喜歡裡,搾取一點活下去的能量 從外人的肯定中,感受一點自己存在的價值 客觀看來,就是變相依賴他人來建立自尊了 這狀態挺悲哀的,我竟然就這樣 晃啊晃得,過完了學生時代 ------------------------------------------------------------------ 這個深信不值得被愛的自己 在成長過程中,把很多關係經營得很"不平衡" 為此付出許多慘痛代價後 才明白自己總是習慣性的虧待自己 在肢體語言中,也散發著不值得被重視的氣場 ------------------------------------------------------------------ 有時候跟單純的同學相處 不免會胡思亂想 如果我沒經歷過這些事,會不會在這個年紀 也像他們那樣,單純的笑著哭著 受傷了就聚在一起,互相理解取暖,自然而然 但是那些單純的,信任的,天真的 垮了就回不去了,越努力越感覺遙遠 現在回頭想,挺懷念的,單純是一種很強的力量啊! ------------------------------------------------------------------ 小時候總想著要快快長大 被迫長大後,才發現這種日子空虛得令人心痛 現在看見充滿愛的場合,還會下意識逃避 不敢讓自己過太快樂,有太多的情緒,這些都是負荷 他們正血淋淋的襯托著我的空虛 ------------------------------------------------------------------ 我可能這輩子都沒辦法好好信任人 好好感受別人的愛,好好被依賴 在最好的朋友面前,還是只能努力散發正能量 平時在外受人器重,內心卻無比空乏 越努力,越相信真實的自己不值得被愛,還會越覺得空虛 ------------------------------------------------------------------ 其實最需要的只是 能真心感受到 有人真心為你的感受著想 有人會因你得開心而感到開心 會因你的難過而感到難過 僅此而已 我不喜歡這樣麻木的自己,卻無可奈何 ------------------------------------------------------------------ 前陣子看"我們與惡的距離" 最喜歡這句 : 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 希望未來回頭看會這樣想/紅霞的鬣狗

葛雷格的鷹:###人總要向前走

紅霞的鬣狗:謝謝你的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