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壓在身上的重量,這會是幾公斤呢? 真是坐在一個很故意的位子阿,大腿骨都快被坐斷了,要是再上來一點在髖關節附近的話應該就會舒服一點吧 真想要活動一下雙腿阿,被壓得又痛又麻,現在自由的也只有雙手了呢 可惜就算拼命伸直也只能抓到對方的手肘。 阿...成年人果然很龐大阿,阻擋所有光線、侵占所有視野 那扭曲而抽動的面孔,如此的猙獰,要是能拿面鏡子讓他看看自己此時的模樣,應該連本人也會嚇到做惡夢的吧 暈呼呼地、暈呼呼的動彈不得,讓人連使勁出力的念頭都放棄了,就交給身體的本能反應吧 在絕對的力量下也只能這樣了不是嗎? 「不准發出聲音,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吧,發出聲音的話就會有懲罰,你還被罰的不夠嗎?閉嘴、不要吵。」 吶...我有努力當個安靜的乖孩子喔,親戚老師都有稱讚我是個乖巧聽話的孩子呢 班上的同學也認為我是個文靜的乖學生,都在猜測是不是有錢人的孩子才會那麼有教養呢 而且已經有同學直接叫我啞巴了,這樣應該算是夠安靜了吧? 所以,只要不要弄疼我,不要讓我因疼痛而哭泣的話,我就會是個完美的安靜乖孩子喔 畢竟要在哭泣時控制住喘息和吸鼻子的聲音真的太難了嘛,比走路和吃飯來得難太多了 快點放我走吧,讓我回到房間裡,一切就都又會安靜下來了 但這是不可能的吧 嗡嗡聲越來越大了,視線周圍的黑影也慢慢向中間靠攏了 故意用拇指壓著頸動脈真是過分阿,明明不管哪個角度成年人的手都可以完整包覆住小孩的脖子呢 用一隻拇指去摳的話,真的會超級痛得阿。 明明要安靜,卻一直擠壓摩擦氣管來發出聲音,真是惡趣味阿 耳鳴的聲音、心跳的聲音、血管的聲音、氣管的聲音混雜在一起不斷放大 對方也能聽到這些聲音嗎?還是只有自己聽得道呢? 真的很吵阿 我知道得喔,知道得喔,不管再怎麼努力保持安靜,也都是沒用的呢 因為只是在遷怒阿,在吵架到一方甩門而去之後,來這找留著另一方一半血緣的我發洩剩餘的怒氣阿 像是詛咒般的,長得像父母的孩子,不管做什麼都會被看做是另一方的影子,而不斷成為其中一方的替身 所以就算小孩表現得再乖再順從都是沒意義的呢,畢竟不聽話的是另一邊的成年人阿 . 悶熱的空氣、潮濕的口罩、發癢的喉嚨、間斷的咳嗽、沙啞的聲音 檢查報告出來了,可能原因又劃掉了一項, 不是生病、不是發炎、不是過敏,這惱人的老毛病 總在需要頻繁與人交流時冒出來,增加溝通的難度 明明決定好要改變而有了新的開始,卻還是陷入如同過去般的境地 早上問候、偷閒間偶爾閒聊、主動邀約一起吃午餐、偶爾分享零食、準時報告工作進度、下班的道別 明明已經說了好多好多的話,卻還是成為了文靜的同事,無法融入 已經看見那一道道畫出的界線,自己在別人眼中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到底是哪裡做錯了呢? 自己是真的往自身期望的方向再努力嗎? 會不會努力的方向錯了呢? 還是就只是還沒遇到合得來的人? 但是阿但是,人生都差不多過了一半了,連個能毫無顧忌聊天的朋友都沒有 真的只是運氣問題嗎? 真的還能繼續相信,未來會突然出現前半生都沒遇到的知心好友嗎? 起步慢,進展也緩慢的,人際關係學分阿,究竟會不會有通過的一天呢 到底要把自己準備到甚麼程度,才能依靠別人也讓別人依靠呢 而這個,疑似心因性咳嗽的毛病,什麼時候才會痊癒呢 不能逃避、必須面對,啞著聲音也必須說話來維持存在感 不能讓安靜的老習慣冒出來,要把重蹈覆轍的機率降到最低 所以還剩下什麼能做的呢? 還剩下什麼可以努力的呢? 等想得到的方法都試過後還是沒進展的話 就再花錢跟心理師聊天吧 雖然能把錢存下來跟重要的人一起度過是最好的阿/陶坯黃快龍

葛雷格的鷹:###很贊成你最後一段話

保羅的河馬:好久沒看到快龍了

藏青禿鷹:辛苦你了 你已經很努力了 慢慢來吧 找到舒適的步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