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 凌晨1:30/都是匿名了,看看誰有酒想聽故事吧。        如果說一個人,漸漸的對任何感覺都麻痺了,也快沒了反應,沒了感情,這樣還算是一個人嗎?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有這樣的感覺,長的越大,只會越覺得孤單,即使想要交個女朋友、想好好跟家人聚一聚、想要偶爾發洩一下情緒,卻一次次的放棄了這些想法,只是單單因為覺得這是自己的問題,不說誰也不知道,而說了就會有人擔心,不如就自己吸收吧。        結束前言吧,故事差不多能開始了。事情是這樣的,在跟前女友分手一個月左右,我以為我喝酒是為了澆愁,喝著喝著才想著奇怪了,「為什麼要喝酒,前女友也看不到,也不會有人來說一句,『累了吧,想怎麼發洩情緒就發洩吧,有我幫你收拾剩下的情緒。』」,我也才發現原來我為了澆愁的酒,只喝在了那前一個禮拜吧了,剩下的酒,完全是讓我能夠逃離這個世界的鑰匙罷了。釐清了情緒,從那之後,對於任何感情都沒有太大的反應,沒有太大的想法了,也常常想到,我也不過就是這世界上那默默無聞的人都罷了,家人再難過也會慢慢淡去,成為每年的紀念日,朋友也不見得記得自己,曾經的曖昧或情人也不會去惋惜這個人,因為就只是很單純的從這世界上消失了那麼一個不重要的人罷了。        越是壓抑著這樣的情緒,我才更發覺到,我已經快要把自己的感情抹殺了,逃不出的圈,逼瘋的只是自己。如果還有機會,我曾經有多渴望過,有那麼一個人可以發現的我不對勁,可以察覺我的難過,可以把我從封閉中拉出,可以不要讓我在經歷任何一種形式的分離了。        我多想跟世界說上一句晚安,就這麼從此睡去,再也不要在這世界上醒來了。/普都露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