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逼迫自己離開那個圈子,將信譽毀壞、扮成討厭的人,明白再待下去有害無益但無法主動離開,那麼讓別人把自己拔去就行了吧? 已經沒有在那裡留下的理由了,僅存一線斷藕之絲放不下陪伴近三年的歸宿,過度留戀在午夜時分演獨角戲。 誰來幫我,幫我離開那裡……/日曬色珍納

葛雷格的鷹:###只有自己幫得了自己,別人沒辦法幫你

日曬色珍納:這可不好說

珊瑚紅地鼠:內心還依戀那個地方嗎?

日曬色珍納:不再依附、不再唯一,但說不戀眷肯定是假的,養成一個習慣至少21~66天,更何況已八百天以上每晚去到那裡 看著圈子剩殘骸般空蕩與厭惡留給我,即使是深入骨髓的傷仍難以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