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        很多人問我,對於同婚議題的看法。他們有些人很氣憤,年輕或蒼老的臉孔都因肌肉的抽動而活像孟克的"吶喊"那般扭曲,也許比那幅名作多了一些自信,也少了一些徬徨。人們總是很堅信自己的立場,在自己劃定的領域內朝著對方叫罵。而也許是群居動物留下的習性,人們又分成了許多自我防衛的圈圈,拿著一本本可以佐證他們存在的文獻和書籍,用言語銳利的、似乎想撕裂對方身體一般的力道鏗鏘有力的吐出每個字句。         於是人們又忘記了。忘記了我們始終被情感所支配;忘記了我們曾數度在歷史上自豪宣布人們開始擁有"理性";忘記了我們的憤怒究竟是出自於何方。我以為,人們終於會認清身邊的那群人-無論老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殘廢的眼盲的同志的偏激的-都還是人,都還是同個造物主創造出來、需要互相彼此尊重扶持的家人。         "臺人之亂,自分類始"這是距離我們幾百年前,臺灣第一個本土進士在一場大規模械鬥後留下的心痛話語。我不知道,我聳聳肩對他們說:"也許你覺得對方的觀念是錯的、離譜的,也許你有一些價值你覺得你被冒犯了,也許-你甚至覺得你家的狗比跟你辯論的對手還重要......" "我不知道,從來沒有人跟我說,一個人的尊嚴不重要,也沒有人跟我說,踐踏別人的自尊很重要。" 2019.5.22 筆/哈洛拉單峰駝

尼斯多的布穀鳥:🌈ヾ(๑⃙⃘´ꇴ`๑⃙⃘)ノ

暗卡其色古蜥蜴:是啊 在保有自己看法的同時,也要有海納其他想法的能力 社會才不會充滿暴戾之氣

珊瑚紅地鼠:既可悲又感人。

珊瑚紅地鼠:在觀念的戰場, 我和你該用思路的利劍, 刺向彼此的敵人 —不是你我, 而是我們共同的仇敵 —那潛伏在我們心中, 給我們帶來痛苦的 無知、仇恨與錯誤的愛。 因此我們是戰友,儘管看似敵人。 *  *  * 下場回到生活, 我只看見一顆顆與我一樣, 渴望接納與尊重的心。 於是和你, 如同兄弟般,去熟悉的酒館, 歡樂地喝一杯。 *   *    * 我向來容易搞錯該生氣的對象 於是淪於對他人的仇恨 或者流於對倫理的鄉愿 啦啦雜雜地鼠又亂講話 嚕米啦啦關機快洗澡去

暗卡其色古蜥蜴:你都早上洗澡的嗎😂

珊瑚紅地鼠:呵呵,應該改成工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