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詩/ 語言學家說,在我們學會語言前,人類的溝通靠幾個簡單的音節組成-也就是「歌」。歌是如此的重要,旋律內搭配著意義深重的訊息,無論是關於愛的、悲傷的、快樂的、慶祝的或是那些關於生活的。於是,我可以說,人類也是歌的子孫,我們的血液都留著屬於歌的血。 正是這種淵源,人類並不停止唱歌。一群人發現了更純粹的歌,也就是「詩」。詩是如此優美又如此精準,將歌想傳達的意義化為一個個醇厚的文字。於是我們有了詩人、有了歌手,也有了屬於人們的感情紀錄。 我並不太會唱歌,於是有人問我會不會寫詩? "我問了彼岸歸來的鯨魚 大海是不是有帶來什麼消息 抑或是 風又鬼鬼祟祟的偷了什麼 牠卻只說 井底的蛙 仍渴望著下雨" 《幸福》 噢是的,我會寫詩。 2019.5.9 筆/哈洛拉單峰駝

珊瑚紅地鼠:俺拙於唱歌 詩韻亦不擅 惟七情六慾 如江水泛濫 為君賦一曲 酬汝獻繆斯: 魚兒魚兒水中游 游來游去樂悠悠 街上人兒忙茫盲 爭來爭去熙攘攘 若僅為求衣食房 伏敵貪親女覓郎 縱得聰慧與仁心 然不善觀大利益 僅為小利徒辛勤 比魚不如實可憫 唉呀唉呀唉呦喂 啦啦哩呀嘟答答 興起賦此曲 非敢責於人 撰此修自心 讀者勿炮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