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聽著雨,失眠想你/給骨灰級的你,你那裡是不是也下著雨?「下雨天了,怎麼辦,我好想你,不敢打給你,我找不到原因。」 這歌詞唱出我的心,還記得我們最後一次通話在大學嗎⋯⋯? 真的很想你/費賓的禿鷲

葛雷格的鷹:###失眠很痛苦吧!

費賓的禿鷲:是啊!尤其又找不到想聊的人

珊瑚紅地鼠:骨灰級是指他已經不在人世了嗎? 而他曾是你的老師嗎?

費賓的禿鷲:骨灰級代表他存在已久,我的抒發文看起來像是給老師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