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上的一些人,總是每年,每天,每時,每分。十年來從不​​間斷的 述說著陳同學輕生的事。很不幸的他已往生。她是因學業的事 。對陳同學的關心溢於言表。有人甚至放棄原本他自己的東西。 我也很後悔我當時做的一些事。他們會一直批評我。使我很難過 他們會非常影響到我的情緒。他們會使用擷取別人的想法的 儀器看著我。評論著我。這件事很像對他們是一個發洩情緒的管道。  都沒有人找我說話。因為我那時休學。所以我不知道輕生的事/派珀的貓頭鷹

愛克索的長臂猿:發生什麼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