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屁的幸運日/Something, something about this place. Something, about lonely nights and my lipstick on your face. Something, something about my cool Nebraska guy. Yeah something about, baby, you and I.               ——Lady Gaga 《 Yoü And I 》 說起來整件事都很諷刺 不管是我開始喜歡聽的這首歌,還是我那天其實帶著當日的幸運物,滿懷期待地與你見面,又或者是我用著我最看不起的手機簡訊式溝通來回覆你像是分手這麼重要的事...... 沒錯,這一切都是因為有了你當夜提出分手後,才有了詼諧諷刺的意義。  但我很困惑,親愛的。  我們為什麼當初不繼續談?我們為什麼接下來不一起設法解決你所謂的「見面時的不自在」與「共同話題的缺乏」?  我知道我一開始說的,而我仍然這麼想:把一對戀人變成朋友不能解決這些問題,因為人際關係跟這些問題幾乎無關!  你說這幾次我去找你讓你不自在,說不定是你需要空間,那麼我們就先不見面,留給彼此,尤其是你更多的空間, 而你說我們缺乏共同的興趣,常常不知道聊什麼,這也是正常的,再怎麼深交的朋友與恩愛的情人也並非在一開始就總是話到投機, 這些都需要時間。  而你說你覺得我們「先當朋友」 ,是期望等有天那愛的溫度又回升了之後,我們就可以再繼續做彼此的戀人?還是只希望一切回歸到我們還只是網友的時候,好逃避阻擋在我們面前的問題?  無論如何,基於我對你的愛與信任,所以我還是尊重並接受你的決定,但我也要說,你的做法可能是不理性的。  我猜你或許在知道我要去見你時,或是我離開後,回想著那次與更之前的回憶時,就在開始想分手的事了, 而我想說的是,你一定是有考慮過後才決定跟我說出你想說的話,我相信你是。  所以我懷疑你提議結束關係的動機並不是上述那些簡單的問題,但卻是個很純粹的理由:  你絕望了。  你不認為我們之間有未來,所以你放棄跟對方在一起,放棄關心對方的生活,放棄繼續給予對方這份特別的愛。 同時你也寧願讓對方對你大失所望,也要結束關係,一勞永逸。  我很生氣,我當然生氣,因為你讓對方滿臉困惑的留在希望的房間裡面,然後打算鎖上門,永遠離去,以為房間裡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其實你跟他,已經一點機會都不會再有了。  我現在只想問你當初說的是不是實話,就算我可能已經知道答案了, 但如果我這樣問了,那你就知道小武他的為人跟他所追求的,是真誠。  所以你大可說我的懷疑說對了,而且除了感情變淡是真的之外,其他都是拿來修飾美化的藉口罷,而如果我說的是錯的,你怎麼澄清我也洗耳恭聽。  就這次就好,親愛的,老實告訴我,拿出當時你一開始跟我交往時的覺悟來告訴我:當初到底是怎麼回事,讓你做出這麼嚴重的決定? 你如果還是認為我不會相信你的話,那就不必回答了……把你的答案放在心裡,有天也可以拿出來回想一下,說不定你就能看見當初的自己。  而那說不定就是我當初看你的樣子。/粉撲桃色野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