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日記05/【運動】 今天讓自己再挑戰重訓了。已經持續將近一週了。 好處:心癢癢時做完運動就抒緩了、想到體魄健壯後可以更有說服力勸老爸和朋友改改菸酒和飲食習慣 經驗:本日聽的音樂--五月天的倔強、You raise Me Up、Long Long Journey。/珊瑚紅地鼠

葛雷格的鷹:祝你成功。。

珊瑚紅地鼠:謝謝~~~

葛雷格的鷹:###不客氣

保羅的河馬:要怎麼防治悲劇?就是從「解放單一價值觀」開始。 這系列的成功、失敗「二分法」,就是「應思聰」腦中的那些「幻聽」在告訴他的聲音。 問題來了,如果排除外力所致(例如腦部曾遭受撞擊),排除基因導致,那麼,只剩下「社會與環境誘發導致」。 思覺失調,在長期的憂鬱、躁鬱因而誘發。 那請問:憂鬱、躁鬱,是如何被誘發的? 其中一個,不就是「成功、失敗」這種的二分法,所導致的。 樓主是受害者,但,同時也是「加害者」。 在「父權主義」、「資本主義」結構底下的受害者,與加害者。 認為,「只有」只有某某模樣,「才是成功」。 運動、孝順、有錢、做公益、上進心…等等等「才是成功」,才符合成功。 受害者,淪為加害者。

珊瑚紅地鼠:的確,上述成功都在某種有侷限的價值體系下認定。 一、  但悲劇的層次有很多,單一價值觀是否造成悲劇,要考量讀者、行動者的身心狀態。 1\. 對有閒暇、思辨靈活,有志於更深層快樂的人而言,單一價值觀及二分法會造成悲劇。 2\. 對能思辨、既得利益者、有改變現狀之影響力,單一(且僵化)及二分法價值觀會造成悲劇。 3\. 對自身價值觀混亂也無力釐清、要自我負責並維繫人際關係都顯困難的人,單一(且靈活)價值觀「可避免」悲劇。 獅子能走的路,兔子不一定能走。解構價值觀不是每個人都有條件做。公開發表的言論,我寧可保守也不敢激進。別人聽錯了,我負不起,(在暱日提到死後沒意識已讓我提心吊膽了)。這是地鼠的個人選擇。 二、悲劇源於誤解和無知。 不一定是這些價值觀有問題,更可能是我們誤解了才讓它出問題。 此時需要的是「探索」與「澄清」 比如孝順常被誤會是順從或賺錢。但《孝經》及《論語》都明顯指出:父母犯錯,應該勸諫,不能一味順從;孝順也不只是照顧父母的身體或賺錢(或更狹義:把書讀好)。

保羅的河馬:獅子與兔子的比喻,有問題。 就算是剛出生的獅子,體型上,怎樣都比兔子大。 兔子可以通過長寬高皆為30的洞,甚至長寬高低於30cm的洞,一樣也可以通過。 阿,那,怎麼會是兔子無法走獅子走的路呢?邏輯不通。 是,獅子無法通過兔子可以通過的洞。這邏輯才通。

保羅的河馬:至於123,也都各自有問題。 雖然目前臺灣沒有戰亂;大多日記人,也都是出生於解嚴後的臺灣。 所以,對於像是「敘利亞」等,戰亂、動盪、紛爭很平凡的地方,無法想像,那是怎樣的生活。 但依然可以從採訪、深度報導、書籍資料、影像紀錄、田野調查研究等資料,來去瞭解那裡的人,他們的生活日常,以及價值觀等。 你的1、2、3裡,所提的,未必適用於,出生貧困、戰亂等地的人。 也未必適用於,出生臺灣富家子弟的人。 只適用於,你自己,以及你所觀察到的人、你認識的人、認識你的人。如此而已。 對於河馬,或殘酷的天使陣營,所提出的各式各樣的看法、意見、想法、論點、價值觀等,也是如此。 最終,只能代表自己而已。 因為,你不可能跟72億的所有人,講到話。 所以,所有的研究,不論何種研究「都是有侷限的。」

珊瑚紅地鼠:哈哈,謝謝你認真的探究。 原本的喻意是條件夠能力強的人(獅子)能走到,弱的人(兔子)不一定能走。

珊瑚紅地鼠:的確。謝謝你的提醒,我們現在的認知必有侷限。 ★ 寫成功日記,用意絕非說服他人或突顯人人該如此(比如運動),當初用意在「訓練自己」突破喜歡久坐不愛動的習慣、希望更有體力完成想做的事、為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不要擔心這些理由。 而培養新習慣,我需要他人鼓勵,因此才寫喔。

珊瑚紅地鼠:儘管有侷限,還是想說一點: 你、我和其他人類的相同處遠大於相異處。所謂「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着眼於我們99.99...%的相同處來談,是人文關懷。 着眼於我們0.00..1%的差異點來談,是社會科學強調多元的一面。 用0.00...1%的差異來解構人心的普同性是危險的--道德虛無、過度強調個人主義的假自由。 比喻:你吃魚,我吃菜,但我們都需要食物,所以相互關懷。 你吃魚,我吃菜,所以我也要你吃菜,固然不行。但吃魚吃到海裡沒魚,生態崩潰,其它人還沒法管,恐怕這是假自由。

保羅的河馬:0.001,這主題,其實已經被「對岸的中國」,給打開了。 中國之前,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這事,是,必定、注定會發生的,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中國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人類基因改造,也正式展開了。 這議題,不算太新,但也不舊。 在實驗倫理中,「動物實驗、動物試驗」,也是爭議的一環。 大猩猩與人類的基因很相近,所以,到底可不可以在大猩猩身上實驗、試驗新型藥物? 藥物在開發的流程中,都有很明確、嚴格的規範。且,分為很多期。 可,新型藥物要走到人體試驗那一關,需要很長的路,要燒很多的錢,浪費很多資源。 所以,用在動物身上,尤其是跟人類基因相近的動物身上,似乎就成為了一種選項。 所以,才會有電影「猩球崛起」, 講述動物實驗、試驗導致大猩猩變成跟人一會說人話,跟人一樣聰明等。 樓主反應的是「人類的焦慮、害怕」。 擔心、害怕,當自己所信仰的「被解構」,甚至瓦解時,自己怎麼辦?那時,又會如何如何的焦慮、害怕。 所以,即便這體制、架構,不是很好,也會盡力去維護。 這我完全可以理解。 我完全可以理解,那焦慮、擔心、害怕,從何而來,為何而生。 因樓主,也算是這體制底下的既得利益者之一。 換個舉例好了,「印度」。 生在臺灣的我們,看印度這國家,會覺得「種性制度」很可笑,「女性很可憐」。 可,生長在印度的男性,即便不滿意這體制與文化,也不會真的去推翻或改變。為什麼? 因為「既得利益。」 就算再多的不公平、不平等,「利大於弊」;且,誰知道改變了之後的世界,會怎樣呢? 所以,即便不滿意,還是選擇「維護、擁護」種性制度。 就跟樓主一樣,即便不滿意,還是選擇擁護、維護這制度與文化。

珊瑚紅地鼠:的確,我會害怕賴以為生的價值被解構,某種角度而言,我也是大環境的既得利益者。 但不表示因此就選擇盲目、自我催眠。 因為不一致地活著是痛苦的事。 我選擇不斷探問,用生命驗證。(儘管很多時候仍受環境影響而隨波逐流,但目前還沒到矇眼放棄的一天) 「它是真的離苦得樂之道,我將找到它。它是假的,我也將指出它的錯誤。」

保羅的河馬:另外,另一個主題那,目前,我進行到第五堂課。總共22堂課。 而我看到、瞭解到,面對「二元論者」對於靈魂等解釋,「物理主義者」也無法有比二元論者,有更好的解釋。 兩邊都一樣。 兩邊都有目前無法解有最佳解釋的時候。 物理主義面對量子領域,也是無法解釋完全。 物理主義面對靈魂、心靈等,解釋的也沒有比另一邊好。 但兩邊都一樣,都沒有最佳的解釋。 所以,就變成,你比較相信那一邊。如此而已。

珊瑚紅地鼠:請期待天使陣營的正式立論。

保羅的河馬:說反了吧。我這,只不過是稍微提及目前的進度。從我這看過去,我這不是正式的回應,而是,提及目前對於另一篇,我的進度。如此而已。 所以,應該是,期待河馬正式的回應才對。 而不是,期待殘酷天使陣營的正式回應。 因為河馬並不是正式的回應。

珊瑚紅地鼠:了解,誤會了。 ps幹嘛不在自己的日記本寫。

保羅的河馬:這是河馬一貫的堅持。(茶) 河馬不寫日記只回覆日記的堅持。 目前,只有某次,河馬曾有提及,若A條件完備,則河馬會寫第一篇日記。

珊瑚紅地鼠:哈哈!有趣!原來還有這種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