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有些人是我惹不起的/或許我太自私,只有想到自己的感受 但我沒有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我也不是你們口中以為道歉就有用的"奇怪生物"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對不起都可以得到原諒但我能做的就只有道歉 不然到底要我怎樣?要我拿刀給他砍嗎? 現在又全部都變成我的錯了 現在大家卻反過來罵 對,我活該,我該死,我就是雖嘛,沒事去惹到你 讓自己要這麼難堪對你低聲下氣的道歉 或許我這樣道歉還會被說假 只能說我真是夠雖的/黃蜂野兔

愛克索的長臂猿:能以道歉讓自己好過一點就好 把自己的包袱卸下之後 剩下的就看他們要不要放過自己了… 不過道歉的誠意也很重要,也許只是看起來…不太有心?

黃蜂野兔:是啊,人們一人一口口水就足夠把我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