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宣洩/對我來說,母親就是一種最該死的存在,僅對我而言。 創傷始終未曾真正痊癒,就在自己以為好轉的時候,心裡的傷口總會猛然地大痛,用一種充滿惡劣的強迫提醒自己:痛楚還在,還沒有癒合。 母親的愛從未來自真心,給予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不合理教育及身心折磨,順便當我是個出氣用的沙包。 即使曾經感謝或是想念過,最終也是被長期的虐待和出氣給消磨殆盡,如今剩下的,只有壓抑已久卻又失去宣洩對象的憎恨。 若有來世,我絕不會再與妳有牽扯。/金色妙蛙草

葛雷格的鷹:辛苦你了 抱抱你。。。

金色妙蛙草:謝謝你的安慰。

諾古力的大猩猩:抱 沒關係有我愛你Q

金色妙蛙草:謝謝,用文字抒發完後,再看到你們的安慰,已經好多了。

溫妮賽瑞絲:樓主加油喔! 謝謝你用了正確的宣洩方法!

金色妙蛙草:也謝謝你的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