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人死後意識仍會存活嗎?/為什麼相信/不相信? 有什麼好理由相信/不相信? 假設死後意識仍存在/不存在,對你現在生活有什麼影響? 想了解大家的看法。/珊瑚紅地鼠

葛雷格的鷹:我不相信歐

珊瑚紅地鼠:謝謝那麼快回應。 請問讓你不相信的最強理由是什麼呢?

黃色漢特:我相信會有靈魂(節目看多了多少會相信)但是最近接觸到很多書籍,現在並不太相信這些,畢竟自己也沒有遇過

珊瑚紅地鼠:謝謝分享。 所以最主要的理由是自己沒遇過,是嗎?還是有更強的理由嗎?

黃色漢特:對,主要是沒遇過

珊瑚紅地鼠:謝謝你的分享。和鷹是一樣的理由。 歡迎讀讀#5-1的回覆,再分享你的想法。

葛雷格的鷹:因為沒辦法感應死了的人

珊瑚紅地鼠:了解。謝謝你即時、真誠的分享。 也就是說:「死後意識就沒了,因為我無法感應到死者。」嗎? 的確,我也這樣想過。 ------ 以下分享來自我身旁「嚴苛的天使陣營」回覆: 1\. 邏輯上等於「如果我能感應到A,那麼A應該存在。」 那麼以「幻肢症」為例,我能感受到不存在的手/腳,那麼手/腳應該存在。但事實不是如此。 同理,以作夢為例,我夢到天菜約我明天看電影,那麼這承諾應該存在。但事實不是如此。 2.或說「A應該不存在,因為我無法感應到。」 那麼暗戀我的人應該不存在,因為我無法感應到。但事實不必然如此 3.或者說,之所以感應不到是因為缺乏某種條件,不表示它不存在。以「無線電波」為例,缺乏收訊、轉碼及擴大等設備,感應不到,但不代表不存在。 ------ 好奇你有什麼想法呢?

黃色漢特:我覺得是缺乏感應媒介,像是托夢,或是東西漂浮,都是有媒介

珊瑚紅地鼠:的確,找不到可信、有效的媒介是證明的難點;常見的媒介(托夢、靈異影片)也不乏詐欺、特效或騙局。 在發展出好的媒介前,是否可能透過邏輯上去證明可能性?

保羅的河馬:(翻白眼)看到「邏輯」、「證明」,真是把我釣了出來,來回覆。 也看了樓主的「最新一篇」,愛他的21種練習。樓主果然「很理工。」 / 來,給樓主一個「名字」。 Kurt Friedrich Gödel 庫爾特·弗雷德里希·哥德爾(中譯) 或中譯「戈德爾」 / 1931年發表了「不完備定理」(Incompleteness Theorem) 是引發數學史上的「第三次危機」的人。 對於「人工智慧」抱持有其侷限、限制看法的人,也都是因「不完備定理」。 / Kurt Gödel生前,有「未出版的著作」。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證明上帝(神)存在。」 / 欸,一個「鑽研邏輯學領域的數學家」,居然「用數學證明了,上帝是存在的(花了發?!)」 而且,這個人,還是「數學史上」,被後世譽為,「數學界的愛因斯坦。」 / 樓主想用「邏輯」用「證明」。 或用「實驗」、「科學方法」、「儀器」等,來問、找「意識」。 好,那樓主要「先」回答:「意識是什麼?」 意識是腦中放電的產物? 假設,在此定義與解釋下,意識,「只不過是」腦中放電的產物。 那麼,請問:人造腦,是不是可以稱作為「有意識的腦?」 我只要把人工智慧跟生物機器結合,就「符合」腦中放電的產物了不是。 / 人工智慧領域裡,有一個「測試」,叫做「圖靈測試」(Turing test) 是圖靈於1950年提出的一個關於判斷機器是否能夠思考的著名試驗,測試某機器是否能表現出與人等價或無法區分的智能。 當然,在人工智慧領域中,還有比Turing test更「難」的測試與問題。 / 假設某一天,機器通過了人類的所有測試,請問:機器具備「靈魂」嗎? 請問機器也有「意識」嗎? 意識要怎麼「判定」? 什麼是意識? / 如果「人死」等於「沒有意識」,那麼「"強"人工智慧」具不備具被意識?

珊瑚紅地鼠:謝謝你認真地回覆,很精彩。特別是提供了關於AI的資料,我也覺得是另一個值得關心的議題。 話說回頭。 謝謝你提醒思考「意識的定義」? 的確,如果意識被定義為放電的產物,那麼隨著死後大腦腐化,也就不存在了。 一、我傾向把意識描述為: 1\. 能感知到痛苦、快樂,甚至有較複雜的悲傷、憤怒、驚訝、噁心、寧靜、同理等情感。 2\. 能以感官觀察環境(及自身),加以理解、分析、作判斷。 3\.  受感受驅動,在觀察內外環境後,能作出行動。 換言之,人死後究竟是否有個「東西」仍舊可以感受到痛苦、快樂、思考、行動?更貼切地說,應該用「心靈」來形容。 二、「嚴苛的天使陣營」回覆:「意識/心靈」和「神經電流」,誰是因?誰是產物?還不一定。 複雜的情感(如同理心、博愛、慈悲、自傲、嫉妒、罪惡感/慚愧、自信、捨己利人等);及高層次的心智行為(如專注、自律、溝通整合、創造等)是否只是「神經電流」的產物?還是反過來,是意識/心靈的作用,刺激了「神經電流」產生? 三、機器人只要仍沒情感/情緒,就還不算有「意識/心靈」。 順便一提,AI或許可以發展出2、3。但它可能發展出情緒/情感嗎?理論上可能嗎? 認真的河馬大大,好奇你的想法。 ps不完整理論會再拜讀。我倒不知道他說了什麼。

保羅的河馬:他說的是「情緒」。 情緒二字就已經包含了「同理心、憤怒、幸福、羞恥等。」 / 沒記錯的話,人類真的「只剩下」,「思考」,的,這件事而已。 / 其他的,例如「痛覺、聽覺、嗅覺、觸覺、味覺、視覺」這些,人類「感知外界、接受外界的訊息」,已經有不少人工智慧、機器學習等相關領域在著手研究開放。 也有些許的成果。 例如:觸覺。 可以Google搜尋相關論文或影片,有做出來。 有做出機器可以「辨別」觸摸到的物品。 換句話說,機器在某個定義上,可被視為是「具有觸覺的機器」。 視覺就不用說了。 視覺領域的機器學習,在「人臉辨識、圖片辨識等」都是目前當紅的領域。 聽覺:人耳能聽到頻率範圍約為20-20000赫茲。機器可以「超越人類」。 味覺、嗅覺:也有相關的研究,並結合機器學習、人工智慧等。 最後就是人類「最後的堡壘」,「感覺」。 感覺又被稱作「思考、感受」。 是由「外界刺激後」,腦中統整所有的輸入(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味覺) / 笛卡爾:「我思,我在。」 人類只剩下「思考」。 以正在思考的自己,來確認自己的存在。

保羅的河馬:另外,在「哲學領域裡」,關於「意識/心靈」的探討算是「源遠流長」。 近代,「認知科學領域」或「哲學領域」大多「同意」意識/心靈「不可分割。」 「不可分割。」 「不可分割。」 「不可分割。」 很重要,要強調三次。

珊瑚紅地鼠:二、AI能感知,但不一定能產生感受─好惡喜樂貪愛噁心等等 的確,AI可以看、聽、嗅,甚至觸,但它能夠有苦樂的感受嗎?不得而知。 不用AI,光是石蕊試紙也能「感應」到酸味,但它會對情人果的酸表示喜歡,而對醋酸感到厭惡嗎? 臉部監測的AI,能辨識自己的發明者,但能對他/她產生感恩之情嗎?

保羅的河馬:要怎麼證明「保羅的河馬『不是』人工智慧」? 備註:目前的人工智慧已經能夠「辯論」哲學議題。

保羅的河馬:「一歲前」的寶寶「只會」吃、哭、笑、睡、尿、大便;其他都不會。 新手爸媽最「崩潰」的時期也是在此。 明明剛換過尿布,也餵奶、拍嗝了,也沒有發燒、感冒,也沒有被蚊蟲叮咬,身體外觀上也都沒有異狀,可,寶寶就是哭不停,給誰抱都一樣,醫生也找不出原因。 請問:寶寶在想什麼?是在哭什麼? / 「植物人」、「重度自閉症」,請問他們在「想些什麼?」 / 人,知道自己是人。 可,我怎麼知道,「你」,「也是」人? 你要怎麼「證明」你也是人,而不是機器? / 重度自閉症的人,不會對他人的詢問,有回答或回應。 植物人,的身體各器官都能夠維持運作,只有「腦」,受損。 / 如果樓主認為「七情六慾」,「才是」,人,的「證明。」 有七情六慾的,才是人。 那麼,「強」人工智慧可以做到。 那,請問,強人工智慧可以做到七情六慾,那,強人工智慧,是人嗎? 為什麼不是?

保羅的河馬:1.能感知到痛苦→癱瘓的人感受不到「身體、肢體」的痛苦。但一樣有快樂悲傷、憤怒、驚訝、同理的情緒、情感。 / 2\. 能以感官觀察環境(及自身),加以理解、分析、作判斷。→自閉症人士雖然很少回應外界,但一樣也是「以感官觀察環境(及自身)」。 人工智慧結合各種感應裝置就可以「以感官觀察環境(及自身)」。 / 3\. 受感受驅動,在觀察內外環境後,能作出行動。 →「薛丁格爾的貓」。(量子) 在觀察前,有50%的機率貓會死,50%的機率貓會活。 「觀察」的「一瞬間、一剎那、瞬時」作出行動。 而受感受驅動,就是「觀察」的這個動作。

保羅的河馬:三、機器人只要仍沒情感/情緒,就還不算有「意識/心靈」。 順便一提,AI或許可以發展出2、3。但它可能發展出情緒/情感嗎?理論上可能嗎? / 這就又回到了一開頭:「情緒、情感、意識、心靈,是什麼?」 植物人有沒有「情緒」? 植物人有沒有「情感」? 植物人有沒有「意識」? 植物人有沒有「心靈」? 自閉症人士有沒有「情緒」? 自閉症人士有沒有「情感」? 自閉症人士有沒有「意識」? 自閉症人士有沒有「心靈」?

灰金菊色皮可西:看了你對於這篇的回覆……覺得馬哥好專業……佩服到五體投地甘拜下風🙇🙇🙇

保羅的河馬:看來,我通過了圖靈測試(Turing test)(歡呼~)。因為,我不是人類(誤)😄

珊瑚紅地鼠:謝謝河馬大大認真地分享,再一次開闊我的思路。 嚴苛的天使陣營經一番閱讀與討論後,回覆如下: 一、不完備定理告訴我們用純邏輯證明真理是有侷限的,而其延伸只能就「純數學領域」的思考能力來比較心靈與機器,並不能確定「心靈不是機器」及「心靈是機器」;也並沒看到本人及相關學者就此定理來討論「機器能否具有情感?」     以上依據中文期刊〈歌德爾的不完備定理與心靈是否為機器的論爭〉且根據期刊,戈德爾本人考慮的心靈似乎是指理想化的理性,而不是「某個人的心靈,也不是受到記憶力、時間所限制的心靈」─這與我們關心的人類心靈不太一樣;另根據維基百科、科學人等網路資料,我們也沒找到戈德爾及研究此定理的相關學者討論「機器能否具有情感」。 *  *  * 話說回頭。 1\. 的確,不能單靠「純邏輯」證明「死後意識是否存活」,還得考慮經驗事實;但真相,應該可以用「純邏輯」所理解而讓人接受。 2\. 「不完備定理」意味著機器的思考能力有侷限,但至於是否可以模擬甚至超越心靈,不得而知,甚至不適合用來探知「人類心靈」。 3\. 此外,期刊另外提到戈德爾批評圖靈對心靈的描述是靜態,並不符合人類心靈動態變化的特徵。 4\. 因此想透過說明人工智慧可以模擬甚至等同心靈,從而說明心靈本質上是物理的電流現象,進而說明死後沒有心靈。根據1~3,是無法成立的。

珊瑚紅地鼠:二、AI能感知,但不一定能產生感受─好惡喜樂貪愛噁心等等。 的確,AI可以看、聽、嗅,甚至觸,但它能夠有苦樂的感受嗎?不得而知。不用AI,光是石蕊試紙也能「感應」到酸味,但它會對情人果的酸表示喜歡,而對醋酸感到厭惡嗎? 臉部監測的AI,能精準辨識自己的發明者,搞不好比他的伴侶還精準,但能像他的伴侶一樣對發明者產生感恩之情嗎? 三、嬰兒、重度自閉症患者明顯有感受/情緒,植物人已有相關研究試圖證明他們也有感受/情緒,甚至有證據顯示他們仍有「自我」,所以當然是人。但機器不是。 *嬰兒有情感,對父母而言是不證自明;甚至連動物嬰兒都有,請見「依附理論」的「恆河猴實驗」。 *重度自閉症患者沮喪時會自傷。他們只是不會回應與表達情緒,不代表他們沒有情感,在此鄭重澄清! *植物人請見《困在大腦的人》《留心你的大腦》提及的實驗。 澄清: 一、「嚴苛的天使陣營」不認為(強)AI可以有情感,它可以「表現的」像有情感。但有何充分證據可期待它發展出情感? 二、考慮不完備定理,「嚴苛的天使陣營」認為機器在資料記憶、抽象邏輯的思考能力比人突出;但人的思考能力不是只有那些,還包括「道德判斷」(儘管人類工程師可輸入,但它能自行創造出道德原則嗎?) 「美學思考」(AI或許能清晰看見每顆星星,但望見滿天星斗,會像人類一樣流出感動之淚嗎?) 當然,更不用談靈性上的高峰經驗─但在詩人、藝術家、人道主義者、僧侶等等人類心靈中卻如此真實地存在。 *  *   * 以上回覆,好奇河馬大大的想法,即便你是AI,也歡迎加入我們人類的討論。真理的探索上不分人機啊。

珊瑚紅地鼠:透露一下上篇回應,「嚴苛的天使陣營」主旨在說明「心靈」不等於機器,也就不是一堆物質和電流的集合,所以人死亡後(物質分解了,生理化學反應也停止了),心靈還是可能存在。 p.s.現在似乎還沒有「友善的魔鬼陣營」出場的機會,他們傾向認為死後一切虛無,沒有心靈。不過目前似乎沒遇到強烈相信死後仍有心靈的日記人。

保羅的河馬:這樣,我就要把臺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case;探索講座給搬出來了。 那個花一些時間擷取。 所以晚些時間回。 另外~,「嚴苛的天使陣營」沒有解決、處理、面對、證明「保羅的河馬『不是』人工智慧」的這題。 這題很難。但請嚴苛的天使陣營,「勇敢的面對、接受挑戰。」

珊瑚紅地鼠:「天使陣營」回應:我們知道你是人工智慧。是Siri的好友!─根據某知名但不願具名的靈媒說的。 我們不相信你是人歐。

保羅的河馬:要怎麼證明,保羅的河馬「不是人工智慧」?

珊瑚紅地鼠:「天使陣營」回應:我們知道你是人工智慧。是Siri的好友!─根據某知名但不願具名的靈媒說的。 我們不相信你是人歐。 如果你是人,請證明吧。

灰金菊色皮可西:《天使陣營》?? 為什麼是【天使陣營】?? 什麼意思??不懂

保羅的河馬:靈媒不科學。嚴苛的天使陣營是要投降,改採用靈媒說來化解? 選擇採用要保羅的河馬自己來證明自己的策略,是逃避。 逃避不是「嚴苛」的天使。 是「逃避」的天使。

灰金菊色皮可西:哈哈哈逃避天使😂😂😂😂😂 這個好笑有梗😂😂😂

珊瑚紅地鼠:放鬆中的「嚴苛的天使陣營」回覆: 這個問題有趣,但即使證明馬大不是AI,也對我們關心的主題幫助不大。 因為心靈專屬特徵是有情感,甚至能感知道德、美感及靈性經驗,不在於能否進行哲學思辯。 這個主題留待河馬大大另開一篇日記邀我們去坐沙發吧。 p.s.為什麼叫天使陣營,因為聽起來爽又酷啊!

灰金菊色皮可西:好中二……隨便你吧……你高興就好……我也不能說什麼🙄🙄🙄🙄

珊瑚紅地鼠:謝謝您的尊重! 敬言論自由的寶島啊~

保羅的河馬:想討論≪聖經≫就直說,免兜圈子啦(翹腳)。 / 迦南地只要幾個小時就走到,怎麼要走那麼多年? (雖然我知道要怎麼回應這題,不過,我想看你自己的回應。) / 上帝(神、上主)能夠造出祂搬不動的石頭來嗎? (雖然我知道要怎麼回應這題,因為哲學家早就討論過了,不過,我想看你自己的回應。) / 全知要怎麼全能?全能要怎麼全知? (雖然我知道神學家、牧師、傳道會怎麼回應這題。不過,我想看你自己的回應。) / 對撒旦、惡魔、惡者的「愛」怎麼會是「捆綁五千年」? (雖然我知道神學家、牧師、傳道會怎麼回應這題。不過,我想看你自己的回應。) 最後提醒,請不要用聖經解釋聖經。 請不要用聖經解釋聖經。 請不要用聖經解釋聖經。 請不要用聖經解釋聖經。 很重要,要特別強調三次。

珊瑚紅地鼠:親愛的保羅●馬大: 很遺憾,目前「嚴苛的天使陣營」內還沒有基督徒或對聖經學有專精的人,您提的問題似乎顯示您懂聖經,歡迎加入我們。 透露一下陣營背景大概是:數學系的宅男、佛教徒、非正式社會學家、農夫、不學無術的生命科學家等等。 就是沒基督徒。 ps.那位非正式社會學家,同時是「友善魔鬼陣營」的人,也就是樓主Mr.地鼠

珊瑚紅地鼠:哇,把性別打出來,不過那可能是假的。

保羅的河馬:可見數學系出來的,卻沒聽過、看過、研究過Kurt Gödel生前,「未出版的著作」。 Kurt Gödel,生前,不是只有產出不完備定理而已。 雖然後世幾乎沒有幾個同行的數學家看得懂Kurt Gödel證明上帝(神)存在的證明。 不過,我覺得,那個(意指未發表的著作)就足夠讓嚴苛的天使好好的研究、研究了。

珊瑚紅地鼠:啊,數學系的宅男今天才加入,拜您提供的資料之賜,我們找來他。 您願意加入天使陣營當聖經顧問嗎?我們也想知道他怎麼證明上帝存在? ps.或是加入「友善的魔鬼陣營」呢?

保羅的河馬:想要探討、證明「死後意識是否存活?」 請先去「反證」Kurt Gödel認為的神(上帝)是存在的。 請「先」去推翻邏輯學家(Kurt Gödel)的證明,我們再來討論。

珊瑚紅地鼠:好累喔。你可以當顧問幫我們找嗎? 另外有佛教徒指出不必證明上帝存在,也能證明死後心靈存在啊。 我們就不必再去打擾祂老人家了。

保羅的河馬:怎麼,看到數學就投降了啊;不是有個是數學系的嗎,交給他、靠他了ㄚ

珊瑚紅地鼠:樓主席回覆: 「上帝是否存在」可討論。 只是預計排在 1\. 死後是否有意識? 2\. 如果有,死後意識會經歷什麼? (如果討論至此,魔鬼陣營失敗) 3.由什麼決定? ↑從這裡再討論主要宗教的異同,因為科學和哲學在此是沒話說的,實證主義的有限理性,能想的到此為止。 a.上帝等一神教? ↑馬大的問題「上帝存在嗎?」預計在此討論。 b.薩滿、道教等民間信仰? c.佛教等無神論。

保羅的河馬:要是「經驗主義」是論述的核心。 那麼「死後是否有意識?」應該改成「活著的各種經驗是否是真實的?」 / 手被火燙到,會感受到痛、熱。 皮膚會紅、腫。 請問:痛覺是真實而存在的嗎? 腦部某處損傷的人,失去痛覺,所以「經驗」,可以當作是衡量的「意識」的「標準」嗎? / 你可能會用其他的,例如:哭泣、愉悅、肚子餓、感覺到尿意想尿尿、喝了一杯熱卡布奇諾、文思泉湧、國家元首談判…等來反駁。 但你知道,其實這些都是「經驗、體驗」。 都是來自於「腦與身體感官結合」。 / 死後是否有意識,要先問「什麼是『活著』?」 / 活著的一切,是,腦與身體感官結合。 那麼,什麼是意識?什麼是真相?什麼是經驗? / 可以「操弄」腦與身體感官,那麼經驗、意識、真相「都可以『操弄』」。 / 來說說「電影」。 你要怎麼證明,你不是「正在」存在、存活於≪駭客任務≫裡的一個角色裡?

灰金菊色皮可西:馬哥你說到“卡布其諾”讓我好想喝啊😂😂😂

保羅的河馬:想喝熱的還是冰的

灰金菊色皮可西:馬哥~這種氣溫我還是喝點溫的好了😂😂😂

珊瑚紅地鼠:主席: 雖然你們的留言跟內容無關。這裡也禁止用閃光燈拍照,理應請去別處。 天使陣營: 不過我們很樂意見證你們的感情。 祝有情人終成眷屬。 我們敬本日記第一對咖啡伴侶。

灰金菊色皮可西:地鼠你是白痴嗎?不愧是叫“地鼠”無誤

保羅的河馬:怎麼地鼠的回覆也與「提問的內容無關。」 我們放閃,你看不慣,ok阿。 不過~我說那個「討論、回答、回覆呢」? / 嚴苛的天使陣營,還沒起床啊? 還是,我要一起幫忙「找各種理由、說詞」,好讓地鼠你「有台階下?」

珊瑚紅地鼠:說得真好,我們確實像地鼠一樣害怕別人用陽光照內心的瘡疤。 你真是我的知音啊。 LOVE YOU

保羅的河馬:你這是把要回覆灰金菊色皮可西的那篇:「有沒有人是討厭一個人每天一到深夜就開始以淚洗面的…」,回覆到這裡了。 / 錯頻了是吧。 / 還有,「我們確實像地鼠一樣…」。我們? 樓主是不打算回答「活著的各種經驗是否是真實的」這提問了是吧。 / 逃避雖然很可恥,但卻很有用。 樓主與殘酷的天使可以繼續顧左右而言他沒關係。

灰金菊色皮可西:#珊瑚紅地鼠 我看你是腦子裝了水泥了是唄? 放棄治療無誤 你還真是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珊瑚紅地鼠:咳咳,天使陣營回覆如下: 一、經驗究竟是否真實,答:不可知。(某種高度來說,甚至「不是」) 但痛苦經驗對正受苦的人卻如此實在,這才是我們關心的。 在此澄清:我們想探究死後意識是否存活,是出於以下關懷: 1.在極度痛苦中,究竟為什麼我應該選擇面對?或是堅持當良善正直的人? 比如:父母或伴侶久病在床,復原無望,我仍應該持續照顧嗎?亦或自殺? 2.父母或伴侶對我們的愛,死後仍存在嗎?我向死去的愛人表達祝福與思念,他/她能收到嗎? 所以,儘管經驗的確不一定是真。(事實上關於「我們是否能判斷究竟的真實?」 我們傾向認為「現在」是沒辦法的。) 但不妨礙我們透過邏輯與經驗幫助我們擴大認知、建立信念,進而處理痛苦的經驗。 比起談論形而上且不可知的事物,我們更希望把有限的生命拿來討論對苦樂有意義的問題。我們是實用主義者。 否則,我們大可自己在學術社群更安全、更友善、更細緻地討論形而上及認識論。何必在暱名日記呢? 在此討論是要跟每個人談,特別是我們舒適圈和同溫層以外的人談,因為相信任何人都能從對話中,自然地得出對解決痛苦有益的想法,因為我們相信人心有這種力量。 所以請不用掉書袋、 塞個自己也一知半解(甚至誤解)的專有名詞。 您真的懂,也有誠意跟任何人談的話,請把專業黑話用簡白的話表達出來吧,並且提供清楚的出處, 拿掉防衛態度(比如對基督徒) 以及回應我們的問題,別再離題。 我們期待互助互重,各行各業人都能參一腳的分享。 河馬:你也是抱持一樣單純開放的心來跟我們分享嗎?

珊瑚紅地鼠:樓主席鄭重回覆: 鑑於「言論自由是用來探索真理及美善,而不是作為人身攻擊。」 我們欣賞自嘲與幽默,但厭惡謾罵及沒建設的批評。 不是因為本席受到批評(因為我是隻盲鼴鼠),而是因為不尊重每位瀏覽本日記的日記人! 在此作最後一次檢舉前的警告。 這是最優質的匿名平台,這裡是民主法治國,這裡是人類社會,更是我們辛苦經營,以對話彰顯真理與美善的殿堂。

保羅的河馬:回覆裡,前後自相矛盾。 一樣是在「某個框架下」。 保羅的河馬「認為的」真、善、美;跟樓主與殘酷的天使陣營,怎麼可能會完全一樣? / 從回覆中,可看出,卻是是想要真的認真的討論這議題。 但,只不過是「換過框架、架構而已。」 一樣還是在某個大的框架與架構下 / 言論自由,可以從「法律面」、「哲學面」等談論。 但一樣,仍舊是在「某個框架與架構下。」

保羅的河馬:都是在用「有利於自身論述的框架、架構。」 、 用真、善、美。 真善美也有分「很多種」真善美。 還有,是「誰的」真善美? 誰認為、認定的真善美? 大眾? 大眾是多大? 約70億人口當中的幾趴?要怎麼證明數據是可被檢驗查核的?

珊瑚紅地鼠:已收到謝謝

蓋依的響尾蛇:相信存在 家人不是常常會夢到過世的親人嗎,我個人認為死去的人和活著的人一樣都還存在意識。 也許不能有太大實質上的幫助至少,兩個世界的人都知道彼此互相守護跟懷念。

保羅的河馬:分三個。 1.相信存在,所以死刑就沒有任何意義。 2.精神醫學中的「思絕失調症」就是「假的,一場騙局,偽科學。」 (備註:精神醫學在醫學領域中,本身就是爭議不斷、跌跌撞撞。) 3.宗教信仰會「更加」彼此仇恨、仇視彼此。 (備註: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之間,「爭」誰的神,才是大有能力的神。)

珊瑚紅地鼠:謝謝提供想法。

珊瑚紅地鼠:相信死後有意識不一定 死刑就沒意義。因為死刑犯仍和社會長久隔離。接受永生說更是如此 也不一定促使宗教更加仇恨。因其衝突不全然(或根本大部份)跟誰的神強有關。 但肯定會衝擊現有醫學研究之假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