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累啊/注視著細長的傷口,在十幾個小時就要上課了,還是穿件外套吧,免得嚇壞同學。 千萬要記住啊!這次的目標是厚紙板,別再割錯地方了,雖然還活著,但煩惱足以將自己壓垮。 鮮血淋漓之後的那份清醒是不足以彌補同學的眼淚的,口中說著請別擔心我,其實是在求救吧! 一次次試圖從我的笑容中挖出痛苦,從我的眼淚中提煉幸福,為什麼不肯相信我呢?/漢娜蘇迪勒

葛雷格的鷹:抱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