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莉絲☆/Red Queen Fake said—♕ You have to keep running as quickly as you can to keep you where you are.🏃 ——《Alice in Wonderland》/灰金菊色皮可西

保羅的河馬:魯蛇那則回覆建議趕快刪除。 日記這是公開的,符合刑法公然侮辱罪的公然要件。 新聞中,不乏網友被告被起訴的例子。

灰金菊色皮可西:😱😱😱😱😱天啊啊啊啊啊啊

保羅的河馬:嗯~~妳之前~~大概都做關於那方面的工作壓🤓

灰金菊色皮可西:賣鞋子啊,不過現在沒有了

保羅的河馬:賣鞋子🤔,是自己當老闆擺攤,還是領薪水,吃人頭路的(台語) 阿對了,新工作~有想找哪方面的

灰金菊色皮可西:自己擺攤囉 新工作我還在想😂

保羅的河馬:自己擺攤,這麼厲害👍

灰金菊色皮可西:沒有很厲害啦(心虛)😂

保羅的河馬:欸欸,我想到一個梗。 「哩毋災壓挖欸鞋仔穿幾號嗎!」 (皮可西瞄一眼後冷笑)哼,八號辣!林祖嬤系賣鞋仔欸辣!(甩髮走人) 這劇情ㄅ錯吼,哈哈哈

灰金菊色皮可西:哈哈哈哈哈哈哪裡來的梗😂😂😂😂😂

保羅的河馬:偶自己想ㄉ😄😄

灰金菊色皮可西:你真的很會安慰人……我被你逗笑了😂😂😂😂

保羅的河馬:哈哈~因為皮可跟河馬剛好可以湊一對⊙_⊙#(咦,偶打了什麼,啊啊啊啊,手機怎麼不能控制了ㄚ~~~

灰金菊色皮可西:什麼一對😂😂😂😂😂😂你這是在趁亂告白嗎😂😂😂😂😂

保羅的河馬:哎呀那個天氣還不錯(你屁😄

灰金菊色皮可西:母湯哦🙅😂😂😂😂😂😂

保羅的河馬:神奇寶貝一對 妳看妳看,皮可西是走在路上的神奇寶貝,河馬是在河裡游的神奇寶貝,剛好可以海陸全餐(咦

灰金菊色皮可西:我還滿漢全席咧😂😂😂😂😂😂😂

保羅的河馬:那也不錯,(主廚~今晚兩隻都宰了~(´∀`))

灰金菊色皮可西: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覺得很可以😂😂😂😂😂😂😂

保羅的河馬:主廚~主廚 (嘿,安怎?) 那個河馬說吼,要被宰之前的遺言4~ (是啥?) 是~ (是啥啊,你快說,別拖戲好ㄇ) 喔,說的是~,他兩如果後續面對面的談話、喝咖啡、吃飯有決定一起被宰的話,那他說他的遺言是會打破過往從未發文的這事 (喔,意思是,他們如果決定一起了,那他打算要發表他的第一篇?那篇的內容是,公告紀念被宰的日子?是吧。) 黑對。 (好,我知道了,你可以下去領五百收工了) 謝謝主廚~

灰金菊色皮可西:哈哈哈哈哈哈什麼鬼啦😂😂😂😂😂😂😂😂

保羅的河馬:就~趁機告ㄅㄞ壓ฅ'ω'ฅ

灰金菊色皮可西:你這樣母湯哦😂😂😂😂

保羅的河馬:哎呀外面下雨(趕快轉移話題)

灰金菊色皮可西:哈哈哈哈哈哈哈轉真快😂😂😂😂😂

保羅的河馬:其實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立場與角色。當我看到妳把一些憤怒、怨恨,投射發洩到似乎可能沒有正在工作的人身上時,我想到的是,「我們都是言語霸凌的加害者。」 / 最近在思考,那種更可悲。 是,害怕一個人,還是,別人害怕他。

灰金菊色皮可西:對耶……你說的沒有錯…… 我們都不知不覺成為了 「言語霸凌加害者」…… 而自己卻不自知…… 或許用詞該謹慎…… 😧😧😧

保羅的河馬:我沒有閨密,可我沒被性侵害;妳有閨密,可妳受害。 人有時,只會看自己所沒有的,卻忘了看,自己還有的。 / 這邊(Whosdiary),我原本,要關、不再連、不再看、不再回。 甚至,0055,要求管理員封鎖、限制保羅的河馬。 從來就只有使用者央求管理員解鎖,可能我是頭一個。 頭一個倒過來,要求管理員,封鎖自己的使用者。 / 這幾天,妳也看到了,保羅的河馬,是怎樣的好辯、咄咄逼人。 也正因為是這樣,可能,又逼走了一些使用者。 / 每個人,都有他要面對的課題與難關。 / 我也不知道,跑到淡水去,是為了救妳,還是為了救自己。

灰金菊色皮可西:可能都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