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唯一的資本/便是勤奮,可他們卻認不清這點,他們揮霍著時間和精力,沉浸在自我滿足的幻想和毫無意義的廉價享樂上,虛度著青春。 他們令人同情,卻又...不值得同情。/泰瑞莎狄普

保羅的河馬:資本、勤奮、認清、揮霍、時間、精力、沉浸、滿足、幻想、意義、廉價、享樂、虛度、青春、同情。 這些,也都是「空無」。 是「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