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妳還是在我心中,有個重要的位子。/最近因為段考 所以好忙 都沒什麼時間寫日記 好不容易段考完 終於減少了一些焦慮 一些不安 一些惶恐 沒幾天 又變得很糟 昨天 妳有來學校 把那件藍色的外套 裝在袋子裡並還給我 而妳沒多說什麼 就這樣度過了一個晚上 回到家妳跑來私訊我 妳說:這件外套我沒有洗過 可能會有我的味道 你可以拿去洗 而我說:沒關係 能談談嗎(´-`)... 而妳終究告訴了我發生什麼事情 但我們的感情 已不復返 我沒資格挽回 也沒有資格再照顧妳 而最後 我跟她道歉 還有跟她說聲 謝謝妳。 後來 哭了一整個晚上 失眠了一整晚。 每當我以為 終於不持續墮落時 我還是做不到 我仍然軟弱 我仍然無力 我仍然無法釋懷 我仍然沒有資格 我仍然... 失去了一切。/鯨魚諾瑞斯

保羅的河馬:套用火鶴紅多邊獸10天前的回覆:「一個人的離開,不會是臨時起意, 而是蓄謀已久。」 我也認同這看法。

鯨魚諾瑞斯:是嘛 但她的離開 只花了一個晚上 「失去可能比得到更快吧」

保羅的河馬:男女的角度不同,女性通常在離開前一段關係前,確實是已經在腦海中不停的反覆思量過,或是,與好友、閨蜜等提及過、詢問過。 所以,站在你這裡看的結果是「一個晚上而已」(阿杜的歌) 但,從她那裡看,則是,已經過反覆想了好一段的時間了。

鯨魚諾瑞斯:我這麼說的原因 從一早到下午四、五點 我跟她玩的很開心 她都好好的 到了晚上 才突然這樣

保羅的河馬:那是你覺得好好的,但她不這麼認為不是。 不然,她就不會是「突然的」,因為根本就不是突然的,而是已經反覆想了好久的。 猜,她可能只是在「到別」;想在離開前,留下最後「好的畫面」。

鯨魚諾瑞斯:或許吧... 但也沒什麼差了 終究還是失去了:D

保羅的河馬:現在,看到的是失去。某天的某個時刻,看到的會是「得到」與回憶。 回憶是別人搶不走的。 得到的寶貴經驗也是。 與她相處的點點滴滴,也是。 這些都是得到。 福兮、禍兮。

鯨魚諾瑞斯:似乎真的是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