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夜地瘋狂,瘋狂至徹夜,為何去何從那一方吋曾經。 日出,只剩在臉上裂開一縫崎嶇的笑。/日曬色珍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