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孩子永遠是孩子,時間是停滯的冰晶,清澈地凝結回憶。 畢業證書不只記錄成長,也提醒他是時候前進一步,直到最後一次畢業告訴他孩子已然成人。 於是他將孩子存放於腦海中,渴望一絲曾為母親的存在。/日曬色珍納

葛雷格的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