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她可是不敢找她 想問她考得怎麼樣 有好學校嗎 可是不敢 明明還只是朋友 可是分開後就變得不常聯絡 還記得之前從早上聊到半夜 什麼事都可以互相抱怨 結果只剩我一個 唯一一個可以透露心事的也走了 到底該怎麼辦/小麥色塘鵝

保羅的河馬:來來去去、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麗莎袋鼠:教會你跳舞的人 未必會陪你到散場 所以放開點 一定會在遇見這樣的知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