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來了 太陽出來了 微風徐徐 而我走了 會不會在某一天的深夜裡 突然想起這一切 然後崩潰大哭 哭得不能自己 就像某天一樣 哭著哭著就睡著了 天亮後 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繼續呼吸著 這個世界的空氣 所以其實 不論發生任何事情 一樣都會記得呼吸 是不是代表 其實我不傷心 一點都不難過 哭泣只是水分的流失 如此罷了/哈洛拉豬仔

葛雷格的鷹:抱抱你。。。

哈洛拉豬仔: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