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有時候,有些令人感到不愉快的事情真的只能自己忍受。即使吞忍了下來,以為只要自己承受,總有一天一切的不愉快都會淡化。殊不知你並沒有自己所以為的那樣偉大,心中裝不下那麼多的負面能量,需要發洩、能夠排解情緒的管道。卻沒有適合的人能夠談心排解。沒有意識到自己不知從何開始變得如此敏感、偏激、不堪一擊。曾經因為吐露自己的心聲而造成他人對自己的漸漸疏離。對不起,我不知道原來不能隨便說出心底深處最沒包袱的話語,原來大人的世界不允許你做自己。 漸漸失去信心,不再隨人就談論那些心底的不愉快。好不容易彼此建立起的一點點彼此信任,我卻也不敢表露自己內心的某些話語,怕是掌握不住分寸,多說一句話,都顯得矯情。我想我真的比較適合活在網路世界裡吧,需要時間思考所傳達出的話語,躲在屏幕後不必看人臉色,不用看見那些不想看見的人,聞到那些令人作嘔的味道,聽不見那些吵雜的聲音。/梅米小貓

葛雷格的鷹:贊成你所言 鷹有時候也會如此做

保羅的河馬:所以歐美才會有不少人付錢找心理諮商師吐苦水

亮鋼藍馬鞍:阿阿阿竟然 有同好 那種連日光燈都顯的嘈雜的心情 明明每天面對這麼多的人,卻總沒有一個人能真正信任,沒有能開口的勇氣。只能不斷的逃避,不斷的逃避,不斷的...

保羅的河馬:其實這樣的同好還真不少;尤其是上方的日本國更是多

亮鋼藍馬鞍:日本更壓抑了呢 一開始 聊心事真的是我玩這個的主要目的 想找到一個還可以信賴的人 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