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家壓力好大/跟你說個小故事喔,我覺得我的姑姑人很好,待人很熱情,個性就像大媽,還總是閒不下來,她的家裡有三個小孩,可是因為她在結婚前跟我和奶奶一起生活很久,所以也很照顧我,但我不會說我就像她的第一個孩子,因為我很慶幸我不是出生在她家。 我因為在外租屋工作,跟姑姑家距離很近,每逢假日大多會去姑姑家蹭飯,姑姑、姑丈對我都很好,但是在姑姑家,姑姑是女王,姑丈都聽她的,而且小孩們不能不聽媽媽的話,她說過「地球就是只能繞著我轉(笑)」(對我來說是最難笑的威權式發言,地球指的只有她家而已),或許稱她為孩子王還比較符合,我覺得現在的大人並非是仍保有赤子之心,而是不夠有同理心,同理誰,當然是小孩,或是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即便她是喜歡跟小孩互動的人,工作也是國小教育者,但是今天的所作所為,真的讓我很受不了,只好逃也似地奔回租屋處(我的安全港)。 原本是弟妹們拿著在玩的繩子,一條喜餅禮盒常見的彈力繩,在大家都吃飽喝足後時間裡,客廳放著流行音樂,這次輪到姑姑拿到了彈力繩,像撿到寶一樣,模仿孩子們瞇著一隻眼睛,將彈力繩拉長像在瞄準距離4、5公尺遠的我們,那群孩子,突然一個鬆手,飛出的繩子射到了家中總是最吵、最活潑的胖小弟下巴,原本此起彼落地嬉笑聲,瞬間轉為淒厲的哭泣聲爆發並且停不下來,「好痛、嗚嗚、很痛啦、嗚嗚嗚……(不斷嗚咽抽氣)」,姑姑好似要安慰般地走過去,在我眼前發生的卻是近期看來最荒謬的事情,「哪有,不會痛啦,這個怎麼可能會痛,好了啦,不要再哭了啦,不會痛啦…再哭會把晚餐吐出來,好啦,沒事啦,不會痛啦,不要再哭了,都那麼大了…」(在大也是你的孩子耶,長大是就不能哭了嗎,而且明明是你的錯,為什麼不但沒有道歉,甚至是否認別人的驚嚇與痛苦,我禁不住地這樣想),看著這混亂的場面,姑丈在洗碗,另外兩個小孩跟我都在旁觀,客廳的流行樂聲仍不停穿插其中,「好了,不要再哭了,oxx(大弟)音樂可以關了,還不夠吵嗎,可以上去念書了,(小弟)你也不要再哭了。」 以為終於停止的戰場,下一波馬上又爆發,小弟對大弟發脾氣,姑姑再對兩位嚇阻,接著要輪到我了嗎?我「我看今天還是先回家好了,明天我再來吧,明天2點前到就好嘛,我明天再看天氣怎麼樣再過來」,姑姑「所以不留下來啊?」,我「別、別、很尷尬啊」,姑姑「不是都看很多次習慣了嘛」,我「(苦笑)哈哈這種事還是別習慣比較好,好啦我明天兩點前再過來……(以下省略)」,此刻,又對小孩補了一刀,姑姑「你看,你嚇到姐姐都要回家了」,(哇靠,我都無言了,這種媽媽好可怕啊),好不容易停下的哭聲再次響起幾聲哀號,走出大門,姑姑又繼續跟我話家常,而我只能假裝沒事地,將心裡話忍耐到現在好好抒發一下。 最後我要說,她是我姑姑,就是個很普通的媽媽,人很好,比起叔叔,我比較喜歡姑姑,雖然當她家的孩子很辛苦,但是慶幸她只是我姑姑而已,別把情緒攔在自己身上,我就已經用盡全力了,但是我很喜歡偶爾地去她家吃飯。/蘋果綠耿鬼

保羅的河馬:矛盾ㄟ,文末又說比起叔叔我比較喜歡姑姑。 那姑丈跟姑姑比,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姑姑獲勝? 是因為姑姑跟樓主是同性別所以闡述矛盾?

蘋果綠耿鬼:因為這是我的日記,所以我只是想用能懂的人的說法,叔叔的故事又是另一段了

保羅的河馬:哦哦哦,那樓主要概略事的講講叔叔的那一段ㄇ

蘋果綠耿鬼:謝謝你的關心,我並不打算說叔叔的部分,我只能說,那又是另一個讓人倍感壓力的家庭,我也很慶幸不是他家的小孩。

保羅的河馬:嗯嗯嗯,其實「大人們」,是很難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der~ 尤其是社會文化中,「面子」很重要的那種;更是會有那種「一路錯到底」的現象產生。 例如:日本。 日本去年某醫科大學被爆料,刻意排擠、打壓女性;讓女性不能錄取醫學系。 但被踢爆之後,校方卻是認為自己沒做錯。 其他還有很多類似的,例如日本某大型企業的產品,長年造假資料,外銷國外等之類的。 不只是日本,美國、臺灣、德國等,也是如此。 所以,普遍來說,要那些大人們,「承認錯誤」,是一件,很難的事。 不論是在家庭、職場、親子都是。 而且,大人們,還有一個普遍都有的「症頭」,那就是「玻璃心」。 所以,姑姑會那樣,我覺得~嗯

諾古力的大猩猩:常在手寫帳看闡述情緒勒索的文章 他們總說 「他們也是第一次當父母,若是 願意承認那樣的無能為力也是一種愛,那不可否認的你每天都在愛裡。」有道理 但也沒辦法安慰自己 當然每個家庭的狀況都不一樣 然後 我肚子好餓 現在3:26

保羅的河馬:ㄔ宵夜~ 妳被吵到半夜ㄛ?

諾古力的大猩猩:沒有單純睡不著哈哈哈

卡絲康柏斯:建議你要不要整理整理做成一篇文章把你的每一篇故事留起來回去看的話會很有意義喔

蘋果綠耿鬼:哈哈謝了,本來想當練習養成日記習慣,但發現還是太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