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魚/今天是持續喝咖啡的第二天,嗜睡的自己被咖啡因給治癒的感覺像是上癮,但同樣也帶來輾轉難眠的困擾 北部天氣始終冷的刺骨,一早起床腦子恍若被重重摔落再狠狠提起般介於清醒和混沌的交界,缺乏睡眠再加上因準備指考而死命繃起的決心使得自己交感神經高度緊張 每個老師都說指考這段路是辛苦的 是的,確實辛苦,在學校趴著休息時難以成眠,周圍盡是討論未來大學的聲音灌入疲倦的大腦 他們聲波傳遞的介質似乎從氧換成水,晃動著忽大忽小的字音伴隨水波般的耳鳴感讓我窒息 心慌反胃的生理反應隱隱浮現,憋出來的眼淚都不曉得是來自生理還是心理 三年的學業濃縮成一年拚搏相當痛苦,而破釜沈舟押注未來的考試是荒謬卻又必須取勝的博弈 但自怨自艾是既可笑又無益的舉動,例如現在 壓力其實挺大的,我也不是一個抗壓性很強的人,指考這段漫漫長征可能會崩潰很多次,願自己能堅持吧,嗚嗚嗚嗚嗚嗚嗚/勞娜吉美

保羅的河馬:還有雙主修、輔系、轉系、轉學考、去國外、雙聯學位、同等學歷、二技、空大。這些選項。 不是只有指考跟學測而已。

勞娜吉美:是的,但認定了指考就要上是下定決心的事情,你當我死心眼吧🤣謝謝你的建議!

保羅的河馬:上國立ㄇ?  樓主是選校還是選系? 或是~既選校(非國立不可)也選系(非自己想要的系不可)

勞娜吉美:選校也選系,因為已經有未來想做的事情所以一定會選系,然後校的話是希望能有一個好的資源的環境 (其實已經有一個目標大學了不上的話我連重考的心都有👀

保羅的河馬:喔喔~想選什麼系?

勞娜吉美:心輔!太晚想未來了結果選組選文組 結果有點興趣的職能治療也就只好算了以後再說ᶘ ᵒᴥᵒᶅ

保羅的河馬:心輔偏理組,需要學心理學。 心理學的某些工具,跟物理學有相關。 心輔也有跨足社會學、人類學還有教育的這幾個面向。 所以~算是篇社會與教育

勞娜吉美:乾 可怕 然後也有聽說很多統計什麼的 實在救命 我未來是想試試看那種社會教育的工作哈哈哈哈 話說你是學什麼的呀感覺你超博學(?)

保羅的河馬:嗯~如果是我,我會選OT。 OT可以跨心輔,可,心輔不能跨OT。 OT有國考的限制與保障,只能限定學士是該科系的人,才能考。

勞娜吉美:OT算是一個理想化的前任目標xD因為學測改制所以我已經兩年沒認真看自然了 我是想考觀護人 公職也有保障 雖然感覺超難考可惡

保羅的河馬:國考窄門,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加油💪💪💪

勞娜吉美:是的!!(;´༎ຶД༎ຶ`)國家的飯很難要 謝謝你!

維特的知更鳥:加油啊啊啊……辛苦了…

勞娜吉美:謝謝你!再撐過四個月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