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 2 /與快遞閒聊過後,威爾先生拎著包裹走進家門,經過了一片綠油油的草地, 上面有著簡單的擺設,舉凡叢樹與吉祥物,也算得上是應有盡有。 「嘿,培根,好孩子,你在等我回來呀?」威爾先生開心的摸著他飼養的寵物狗, 此時威爾拿著工具熟練的打開包裹, 裡面包含了三包寵物飼料和ㄧ包寵物餅乾、一張6000美元的支票以及一封手寫信。 「爸,你曾經和我說過希望我18歲以後可以獨立,不要再當個啃老族花光你的錢, 現在我做到了一半⋯⋯ 我18歲了^_^ ——— 對了買飼料跟支票都是用你的錢, 愛你的兒子 Gino 筆 「哦我的老天⋯我的頭又開始痛了,這個兒子總是給我添麻煩!」培根看著威爾手中的寵物專用餅乾舔著嘴巴蠢蠢欲動著。 「抱歉了培根,這些你還不能吃。」 砰! 威爾的家門霎時被踹開,映入眼簾的是兩位彪形大漢,和一位身穿黑色西裝梳著油頭而聲音非常低沉的中年男子: 「別動!把你的雙手的舉起來!」 「長官,我犯了什麼罪?」 「還敢狡辯啊!你這個喪盡天良的混球,把他帶走⋯⋯。」 「汪!汪!汪汪汪汪!」培根對於主人被銬上手銬感到非常緊張的吼著。 未完待續⋯⋯/琴恩野兔

艾拉約克:還活著嗎 訊息怎麼都沒有

芭瑪千鳥:我還在等阿 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