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你/_ 他離開的那一天,是星期四,後來我的每個禮拜,都沒有星期四了。 他不知道被騙的陰影,會一直存在,他騙我的日子裡,我是真的很幸福,但同時也明白,像我這般糟糕的人,根本不會有人真正的愛我,但我還是相信他說的喜歡。 他說好的事情,一件都沒有做到,他說要帶我坐旋轉木馬、要跟我一起去山上,他說冬天到了的話,我們用擁抱取暖,最後他一件都沒做到,連同他曾經說過,他會永遠愛我,這些都沒有做到。 如果他做到的話,我會不會比較好受呢,我每天都一直想,然後一直難受。 他離開的時侯,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對不起,我騙了妳」「我發現我只是因為當時太寂寞,所以才跟你在一起」「我沒有喜歡過你」這些話一直一直都在我的心底,變成抹去不斷的陰影。 我已經這麼的糟糕了,為什麼要把我當作積木,把我疊起來,又說不要的把我推倒? 罹患雙極性情緒障礙的我,一直都很渴望有人愛我,也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的離開跟欺騙給我帶來這麼大的打擊吧。 我真的很喜歡他,即便他糟糕,我都還是好喜歡。 我只是想要他抱抱我。/中紫紅黑猩猩

諾古力的大猩猩:抱抱你 盡量哭吧 難過是正常的 但一定要記得你是很好的人 你值得很好的生活♡

保羅的河馬:其實DSM(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裡面裡的「分類」或「診斷」;不論是目前使用的第五版,或過往的四個版本裡,那些分類都有「爭議」。 能不能被稱作「疾病」。是不是「病」,其實醫界、學界或各領域的,對此,一直有爭議。

中紫紅黑猩猩:很高興你給我這麼長的回應,你給的文字我都反覆讀頌在心裡,不知道在這邊回覆你你看不看的到,但還是想對你說我想說的話。 很謝謝你,你說得很正確,但我接下來要說的可能有點沉重也攸關我自身的過去。 導致我罹患雙極性情緒障礙這個疾病並非是前任欺騙我離開我之後罹患的,這項疾病是在我國中罹患上的。 相信你可以說出這麼多有道理且有根據的話,應該也清楚會罹患這種疾病應該也跟自身的經歷有關係,那我必須說對的沒錯,導致我成為這樣扭曲心態的背景來自於我生長過程以及背景環境。 當然這些過程我不贅述。怕你覺得我只是一昧的在說自己有多悲慘。 至於你提到的DSM,我提到的雙極性情緒障礙也是世人俗稱的躁鬱症,當然我也不確定這是否為疾病,但我的確服藥一段時間,也經過醫生診斷為中度。 你說得沒錯,我總是不放過自己,總是覺得這個時間應該像我想像一樣美好,但我同時也清楚我經歷的這個世界不會是一直都美好的。 那如果我用更簡單的話來說呢? 「正因為我所經歷的事情太過難過殘缺,所以我更希望這個世界像我想像一樣美好」 這樣說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呢? 我的確把我自己一直代入受害者的角色裡面,這是無庸置疑的,我也承認。 也或許我在別人的人生裡面我是加害者的角色? 如同你說得,我一直被過去的痛苦影響,糟糕的時侯總是把所有過去經歷的痛苦又拿來回想一次卻也忘記那些事情過去了。 但是過去是真的過去嗎? 經歷了四次的自殺未遂,住過兩次院,手上佈滿的刀疤還有縫線的傷口,都告訴我痛苦不會因為時間風化腐敗。 這也是為什麼我活的很痛苦卻也無法擺脫的原因。 也許你覺得,也或許不只你覺得,可能大家都覺得是我自己害我自己過得這麼糟糕的。 我也是這麼想。 但也或許我只是渴望被救贖,或者不被欺騙的被愛? 可是心裡同時也清楚啊,如果對方掀開我的袖子看到我的傷口,知道我的過去,他一定也會害怕的吧? 我就是帶著「我想被愛,但又不相信有人會愛我」這樣的心態過著日子。 我的心理師告訴我,也或者我的愛的來源不應該是來自於別人,為何不能自己給自己愛這件事。 但每當我想起不好的事情時,我就又無法好好愛自己這個人,才會如此渴望被愛這件事吧。 相信每個人也希望自己的愛人是不欺騙且誠實的愛著自己,無關於這個世界美好不美好,正因為是愛自己的人也是自己愛的人,才這麼希冀著,不是嗎? 雖然這樣說有點自私,但是我說直接一點,今天如果他不是我愛的人,他怎麼騙我根本都不關我的事。 謝謝你給我了理性的答案還有不同的見解,我看完你的回覆並沒有不開心還是什麼的,而是由衷的謝謝你。

保羅的河馬:精神科醫師只能按照DSM去診斷。 而我所提的,對DSM的質疑、批判,不是別人,就是歷年來,各國的精神科醫師們。 所以,關於您的主治醫師對您下的診斷,可能到了別的精神科醫師那裏,會出現完全不同的診斷。 原因就如同我前面所述;DSM存在很多很多的爭議。 而在那些爭議裡,有些,是古老的議題。 包含意識是什麼、什麼是意識? 心靈是什麼?等 我可以理解你的「正因為我所經歷的事情太過難過殘缺,所以我更希望這個世界像我想像一樣美好」→我可以理解。 我不覺得「是我自己害我自己過得這麼糟糕的」→我不覺得;我不是那個「大家」。 很可能把我前面的回覆對照起來,在表面上,看起來,可能會認為我的看法如同「大家」一樣;但,卻不是。 「如果對方掀開我的袖子看到我的傷口,知道我的過去,他一定也會害怕的吧?」→反向看,如果你願意讓對方看到你得傷口(就好比像現在這樣)你一定是鼓起了很大、很大的勇氣,對吧。 =============================== 整個看完後,讓我想到兩個字「直面」。 直面的意思有「面對;正視」、「直接面對」、「直直面對」等意思。 妳的勇敢,是我不可企及的。 同樣是隔著螢幕,用手敲打、觸控,卻是天差地遠。 即便裡面,是包含著,抒發、宣洩,但你敲進了你的心,你自己的心。 拉遠一點來看,看妳,然後看我。 會發現,一邊是用尖銳、銳利的字;另一邊,是用直視自己的字。 而尖銳、銳利的,往往是因為缺乏直面的勇氣。 妳做到了我所做不到的事。 而那些事,是重要的事。 ================================= 或許你我都不會吞下藥丸。 那顆,遺忘、忘記的藥丸。 因為都知道,構成現在的自己,是過去。 遺忘、忘記了那些痛苦、苦痛、椎心的過去;自己也消失了。 而那,恰巧跟「時光機」一樣。 或許我們不會啟動,即便未來的某天,我們可能真的擁有。 因為最棒、最好的時光機,就在我們腦海裡。 而解答、與救贖,也在那裏。

中紫紅黑猩猩:我不認為你的言語是尖銳的,我很喜歡你說的話,相信一個會陌生人說這麼多話的人,想必也是一位溫柔又溫暖的人。 原諒我可能無法用言語表達感謝什麼的,但我很高興你能夠讀完我的文字也給我你的看法,原本很害怕會不會沒有被看到。 你說的話我會慢慢吸收的,很高興可以跟你這樣互相留言。

保羅的河馬:會被看到,請放心。 能夠這樣互相的留言,我也覺得這樣很好。 希望妳能繼續寫日記,我會去看的。🙂

保羅的河馬:我覺得,妳是放不下、放不過「妳自己」。 那個「受傷的自己」、那個「受到傷害的自己」、那個「明明就那麼慘、那麼糟了,怎麼會有人不好好的來愛我的自己」。 妳要,放過妳自己。 妳難過與割捨不下的,不是對方;而是妳不願意走出「受傷」。 把自己視為「受害者」,所以,愛我的人,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呢? 所以,愛我的人,怎麼可以說謊話呢? 妳自己會不會、有沒有曾經說謊話;不論是對誰。 妳有沒有說話不算話過,不論是對誰。 從國小到現在,妳有沒有「作弊」或「幫忙作弊」過。 每一次的過馬路,妳都是「走行人穿越線嗎(俗稱斑馬線)」,都是「紅燈停、綠燈行」嗎。 妳對「任何人」任何人,都是「誠實的」嗎。 妳吃素嗎。 上面那串,看似無關親密關系的議題,或,看似是責怪,但其實是很好反思的議題。 如果妳認為,人類是高尚的、純潔的、善良的、不會背叛的、不會說話不算話的,那,我只能說,那個不是人類、不會是人類。 人類會說謊、背叛、說話不算話、口蜜腹劍等;但也會誠實、善良、正值、剛正不阿等。 這些都存在於每個人的身心靈當中。 可是,妳只想要「美好的那些」,不好的,妳都不要。 那麼,可能,到了七老八十的,還找不到。 當然,前男友的行為「不可取」,該被批判。 但,把「自己」視為「受害者」,只會,更加的,逃離不出來。

哈洛拉豬仔:那個「受傷的自己」、那個「受到傷害的自己」、那個「明明就那麼慘、那麼糟了,怎麼會有人不好好的來愛我的自己」 想要療傷 希望傷口能好 期望自己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