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1/在這樣的時候,快要無法言語,說出的每一個句子都是求救訊號。 直接面對遺忘許久的感官,讓它作痛吧,才能化作話語告訴正在問的你啊。 不過、人類最大程度、也就是努力作出同情的神情,說一句:「這樣…真的很辛苦呢。」/蕃木瓜色急凍鳥

保羅的河馬:不然,除了各種安慰鼓勵或擁抱、微笑、輕撫、拍拍等,就沒有其他的了。 難道是要對方一起加入才會甘心?才會感到,阿…對方是真的在安慰鼓勵我。 人類能做到的安慰、鼓勵的極限,就只有語言與肢體語言這兩種。 如果語言與非語言的肢體鼓勵與安慰,樓主都不滿意、不滿足。 那,樓主想要的,是什麼? 對方也承受一樣的痛楚? 這是樓主想要或希望的嗎? 語言的安慰與鼓勵,非語言的肢體安慰鼓勵,難道樓主就那麼看清與鄙視?

諾古力的大猩猩:我也不太敢安慰人呢 深怕說了什麼而傷害到他 能做的只有默默陪伴

保羅的河馬:我會覺得~陪伴,就是最佳的安慰與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