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花痴女。沒/喔幹有沒有帥哥/山廷鬣狗

露西鼠:當然有啊!

西索的蜂雀:你看不見我

山廷鬣狗:你是ㄇ(๑˃̵ᴗ˂̵)و

山廷鬣狗:看著你目不轉睛

露西鼠:那不就是傻眼

山廷鬣狗:?????

露西鼠:就是 想當年 我從南天門一路砍到蓬萊東路 來來回回砍了三天三夜 是血流成河 我一眼都沒眨過 的那種傻眼

山廷鬣狗:請問您是孫先生...???

西索的蜂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山廷鬣狗:榴蓮您砍嗎(⁎˃ᴗ˂⁎)沒..

露西鼠:所以說 現在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