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人親戚/突然憶起小時候回新竹過年的時候, 有好多親戚, 什麼表兄弟姐妹、阿姨還是誰誰誰, 都記不清名字, 本人也犯臉盲不知道誰是誰, 唯獨一個婆字輩(嬸婆、姑婆這種)的讓我印象深刻+真心不喜歡, 她只要看到我就狂捏我的臉, 而且是很用力這樣, 我就直接跟她講我很痛、妳不要再捏了啦, 然後連帶著掙脫, 她還是繼續(? 我媽還會跟我小聲講她是長輩餒妳不行這樣子, 我就……唉, 後來長大了她看到我, 她不會捏我臉,但會拍我一下,也是有力道在:哎唷長這麼大了。 = =/紫羅蘭色霸王花

保羅的河馬:沒辦法,華人的世界是尊「孝」。長輩捏臉這部分~就我觀察,以周遭認識的人而言,有改善一些。因時代的氛圍也變了。變得稍微比較注重小孩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