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耶,能吃嗎?/我我我想發表詩篇,自己寫的,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咖啡 像一杯咖啡,加滿糖。 僅嚐過幾回,卻頻頻想起那滋味。 徹夜未眠 時不時地望著..遙望著,沒有碰觸,卻也心滿意足。 我想,他的甜應該令人生畏? 或許..怕一不小心就深陷其中 所以,只是望著。/伊歐佳費莉絲

保羅的河馬:更改了一些~參考看看。 像一杯咖啡,加了糖。 僅嚐過幾回,卻徹夜未眠的想起那滋味。 時不時地望著..遙望著,沒有碰觸,卻也心滿意足。 或許..怕一不小心就深陷其中所以,只是望著。 我想,他的甜應該令人生畏?

保羅的河馬:嗯~是從肯定變成疑問

伊歐佳費莉絲:寫的時候也沒想太多,就大概把想到的都寫,編排上就見諒吧哈哈

保羅的河馬:哦哦哦。沒有怪你或其他意思;而是~你的是偏向肯定,我的則是更改成疑問的結尾

伊歐佳費莉絲:你說的這種感覺我也好喜歡,我的是那種有點不敢去碰的青澀的感覺

保羅的河馬:嗯嗯嗯嗯。謝謝樓主的肯定(撒花~~~)疑問的結尾~看起來,會比較像是對自己提出疑問;然後做出決定之類的感覺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