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下眉頭 卻上心頭/每次都想把時間凝結在妳燦笑的時分,內心卻思量著見妳的時日還有幾何?/洛克的鬣蜥

保羅的河馬:老兄~那你就~在她燦笑的時候拍照、錄影。阿見面厚~你就卡紮困,然後約早一點、近一點,阿餒。(來亂der~)哈哈哈

洛克的鬣蜥:她的表情其實已經深烙在我心底,不會忘記了。難過的是,未來也只能靠回憶了.......

保羅的河馬:未來只能靠回憶…。是過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