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歲的時候認識一個人,覺得自己所向披靡,那時可以為了一個男孩子深夜痛哭很久,是前幾年的事情。二十歲以後會覺得感情沒那麽重要,有相愛幾年的伴侶,甚至覺得熱度保存太短,沒有從前一腔孤勇,不知道是誰抹殺掉我的熱忱。于我于人,像是一個深淵,从今以往,回不到從前了/薊紫大鉗蟹

暗綠范迪:認同 痛過之後就麻痹麻痹了

保羅的河馬:再過個幾個年頭後,可能~只盼~對方無不良嗜好、無欠債、身體健康、大方向一致,這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