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可以試試」/我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給你一個機會,是不是也是給自己一個選擇? 所以當我拒絕你很多次邀約後的某一次,你丟的球,我接住了。 叮咚~你傳來的訊息 「走啊,去吃宵夜」你說。 我沒有直接回可不可以或好不好,只說了一句 「那我要吃甜不辣」 「好,我去買,等下去找妳」 我聽出你語氣裡的緊張和開心,可是你可能不知道,或許,我比你更緊張。 於是你買來了,但我匪夷所思的想說「要去哪裡吃?」 你只有說「先上車吧!」 我猶豫了一下,爭扎著說「附近有公園啊!」 「快上來啦」再一次,我好像拒絕不了這個男人。 這是我第一次單獨坐上男友以外的車,在副駕駛座。他開的是馬三,有一個小天窗的款式,車子應該有兩三年了,但車子保養的很乾淨,味道也很舒服。 我歪著頭看他,笑了一下,他遞給我一包剛剛買好的,我指定的甜不辣。/羅拉艾琳

保羅的河馬:叮咚→這是即時通嗎?(哎呀透漏惹年紀惹

羅拉艾琳:是Line啦🤣,雖然我也用過即時通(哈哈哈哈

茉莉黃猩猩:冷冷的狗糧胡亂拍打在我的臉上

珊珊奧麥斯:什麼是狗糧?

保羅的河馬:對啊,什麼是狗糧(開始樓歪

羅拉艾琳:什麼啦🤣🤣

珊珊奧麥斯:可狗糧惨水了變成濘泥狀, 我是又挖一點來滴進烤乾水分 但味道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