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種藝術/某堂通識 在介紹梵谷的時候 其中說到有段時間因為梵谷的精神問題導致他視力不清楚 畫中出現扭曲的線條 然而老師在解說時卻說這是他創作的巔峰時期 為病折磨的眼睛卻被另外那些人的眼睛稱為藝術 這算什麼黑色笑話/茉莉黃猩猩

葛雷格的鷹:他好棒 我喜歡他的畫

茉莉黃猩猩:是啊 梵谷的星空

保羅的河馬:你是因為認為老師玷汙、汙衊、貶損了你心中所認為的梵谷,所以才這樣,是吧。你對梵谷了解多少?另,對於已逝去的人;後人又能重建多少?活著時的人,都會被曲解、誤解與扭曲。死去的人無法替自己辯白。 還有,要注意「精神醫學」領域,對此的看法。有支持,也有反對。 老師說的是否正確?要看當代對於正確的定義與認知為何。 前述提到,精神醫學領域有支持,類似老師這樣的說法、看法。但也有反對的。 精神醫學在目前,多以「光譜」來取代。 可以說,處於這樣狀態的人,其創造力,較多數人,來的高。 而這樣的狀態是不是「病」。多半認為不是(也有認為是)。 所以,可以去思考看看,老師認為的,在這個年代裡,或,放回梵谷的那個年代裡,是不是其看法也是這麼認為的。 另外,人,會因不同場合、遇到的人、與對方的關係。有不同的面貌。若只著重在單一面貌,而忽略其他。那麼,見樹不見林。 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家喻戶曉、為人謙和的愛因斯坦。若我說,他有一本私密未公開的日記。裡面有一段記載了到了中國後的心得感想。「愛因斯坦稱中國人"勤勞、骯髒、愚鈍"。他注意到,"中國人吃飯時不坐在凳子上,而是像歐洲人在樹林裏如廁那樣蹲著……(中國人)安靜、拘束,就連孩子看上去都很呆板、愚鈍。" 愛因斯坦還寫道,中國人"生很多孩子"、"繁衍能力很強"。他隨後對此觀察的反思是,"如果這些中國人取代了所有其他種族,那真是遺憾。對我們這樣的人來說,就連那樣想一想都是無可言喻的悲傷。"」 # (資料來源:BBC相對「震撼」論:愛因斯坦原來這樣看中國人) 你會怎麼看這位歷史偉人呢?

茉莉黃猩猩:感謝你的評論, 這麼認真的回覆 的確,非常合理的,人們應對於個人主觀的言論抱有懷疑。 梵谷的年代是大約1853~1890年 他的價值觀, 他的個性, 他身邊的事物.....無法以現在類比 觀賞者所看得到的,必然是他所能想像的東西所建立出來的視角 受到社會文化的變因而因人而異 我並非斷言他的人生是否真的為美術老師的假設 我是想懷疑美術老師的評價是否和我所認知的道德之間有矛盾 以上都是平靜的討論,為避嫌聲明一下🐦

保羅的河馬:這樣就要追問,那麼~你所認知的道德,是怎樣的道德? 話說~會討論到道德~這可算是比較少見的對談。 若以交友性質的網路平台來看的話,這題目吼~可能不是社交的好題目(岔題碎嘴一下) 不過~還是很開心可以往這方向談。 要不要說說看你心中的道德,是怎樣的道德;不限於此篇題目中的道德。

茉莉黃猩猩:可能不是社交了😏 點到為止

保羅的河馬:好窩~。(字數太少還不行回應 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