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緊握,才能讓時間的點滴不再流淌。 多遠的距離,才算給彼此不窒息的自由。 心要有多寬,才裝的下你的所有?/瑪瑙鼠

葛雷格的鷹:贊成你所言。。。

保羅的河馬:用這三段話來問你討厭與痛恨的人,就會有明確的答案。 再遠、再寬、再長(時間)都不夠。 因為就是討厭,就是痛恨。所以怎樣都不夠。 討厭、痛恨,也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狀態與關係的描述。 跟喜歡、愛、單戀、相戀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