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假的第二天,依舊忙碌客滿。 無聊的想說讓自己紀錄一下一天到底有幾次因為想到那些事情而難過,我真是吃飽太閑。不過只是想看看自己大概可以多久恢復吧。 昨天回家時,可能剛好同事都在忙,帶著口罩以一個自己覺得蠻大聲的聲音說了拜拜,同事都沒回應,我也直直往門口走。頭很痛,只想回家補眠,剛好牽機車時,車子被自家的請勿停車擋住了,先把他移開在牽機車。結果突然一個抬頭,他出來把他的機車牽去放我剛剛放的那個位置(不然他本來沒地方放只能稍微停外面),本來有想說「他幹嘛特地出來,我記得有時候他也懶的移阿,是想跟我說什麼嗎?」可是後來我竟然頭也沒回的就走了。 可能也是我想太多吧,他只是出來移車啦,他那麼愛車的人。 只是現在過渡期,還沒那麼快脫離而已吧 還是想到我們有點難過呢。/蒼色畫眉

葛雷格的鷹:連假還要上班真是辛苦你了

蒼色畫眉:雖然忙碌也是忙的開心 哈哈 服務業就是降

茉莉黃猩猩:反正也有心裡準備 至少不會臨陣脫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