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次寫的日記 有五、六天了  我跟前任依然頻繁的聯繫  但也就跟平時一樣亂聊亂講  只是多了些慰問  我心裡卻越來越想念他  雖然他還沒結婚  但他的確求婚成功了  也發佈影片在ig和臉書  我想這也可能是我迷戀一些不切實際的動漫或電影的原因之一  好想忘記什麼 卻無法..../普都的雌貓

苔蘚綠小火馬:手中的沙,握的再緊,依舊會慢慢流失。

普都的雌貓:現在怕握的太緊,給要結婚的他帶來不便,會想抽身離去,所以表現的一派輕鬆🤯🤯真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