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一直顧及別人的心情好累,明明就不是我的事情,明明就是他自己擺爛,卻一點都不負責任,搞得好像是我自己要求太高,期待太高,都是我自己期許的錯,為什麼一定要說一句做一次,退回去就是我機車一個禮拜都不回我不教東西不理人,所以我才是壞人嗎?一開始就要求要這麼高都是我自己的錯嗎?我也不想管了,總之我現在覺得能教出東西來就好了,但是看到自己努力了半年的東西就這樣掉漆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對自己的要求,又恨自己能力不夠無法解決事情,絞盡腦汁都沒辦法解決,最後只能選擇逃避,雖然放下了自己內心的焦慮但是這樣真的好嗎?/灰綠松石色印度鱷

利奇馬佩姬:不好嗎? 能夠明白這中間為何會如此發展,下次能夠避免就很好了。 焦慮,還不如放在心裡,以防止同樣的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