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帶著恨的笑, 想要解脫的笑, 看著別人的人生不像自己被害被控制,可以做自己……, 真的是哭笑不得, 想飛的很高很遠, 但是現在能飛去哪, 很多事好像都注定好了, 就算不願意接受還是得接受/海高斯驢

薄荷奶油色象:對呀,依照本能行事的結果,都是注定的,就像是動物,為了生存,所以要覓食和繁衍。 只有人有「應該」「選擇」怎麼做的問題,所以結果的注定,可以跟自己所期望的結果邁進,但如果都隨著自己肉體上的慾望來行事,那就跟禽獸沒有兩樣,喜歡看好看的,喜歡吃好吃的,就跟告子說的「食色性也」一樣,如果想要改變的話,選擇的就不是小體(身)的慾望,而是大體(心)的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