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個動物,煩惱比人少, 人的使命太多…… 當個寵物、嬰兒都是被照顧的…… 所以呢?這樣是否最好的/海高斯驢

薄荷奶油色象:使命也要有能力達成 告子曾經說過「食色性也」 那不是人性,那只是動物的本能 人會羨慕動物,只是羨慕牠們在人眼中生活的自由 但人卻不會羨慕動物牠們的生活 不覺得弔詭嗎? 選擇性的羨慕,是誰能實踐它並做到呢?